摸著石頭過河 網媒編輯不告訴你的決策考慮

[ A+ ] /[ A- ]

公民記者篇(二)

會是標題黨嗎?
傳媒要保護抗爭者嗎?
TMHK是站甚麼立場?
一齊來看看這事情TMHK要不要被倒扣200分!

正文

上星期寫了一篇隨想類文章,測試一下讀者反應,結果只是比報導要好上一點,但花生也沒有炒特別火熱,反而是意外得到幾位讀者朋友留言,似乎都是有相近經歷的公民記者朋友,很意外。

Screen Capture圖版

得到了鼓勵很窩心,但也有點壓力,總覺得自己本意為「呃like」好像有點對不起人家,加上日常事很忙,我們多個專題也進行中,就不好意思再寫了。「炒花生」只是小試驗,我們從一開始便打算以「即時戰況」和「專題深度」作兩條腿走路的,專心做好自己才是王道。(有時你不得不佩服強國人有些宣傳口號真的很言簡意賅)

昨晚有網友提出了一條問題,在我眼中看來一點不花生,反而很學術。我簡化該題主要難點為「全面報導手上資訊與保護抗爭者身份之間如何取捨」。

===我眼中的持平===

我眼中的「持平」,用最簡單的說話講,就是作為普通人的眼睛看事情,不偏幫,不搬龍門。特別是有網友提及手持傳媒公器,公權力的責任問題,相信不會有人希望我們化身熱狗N報才滿意吧。昨日我可以報藍絲打人,今天為甚麼不能報本土踢行李箱?難道要我厚此薄彼才叫「對得起流血義士」?回答上段難點之前我們必需要對媒體,對TMHK有一個合理期望,才不致註定失望。

===我眼中的真相===

「告訴你真相」基本上是廢話。雖然我們不是全能全知,也無法將真相100%還原,這並不阻我們去找更多事實的片段來拼湊,把我們所知的畫面盡量向真相迫近。TMHK要做的﹐就是作為市民的眼,耳和喉舌。提供維穩及抗爭兩派以外的聲音。給市民多一個角度看事情,讓他們自己去追尋真相。

===回到原題,有料爆不爆?===
兄弟們辛苦找來好料不用純屬精神有問題,但也不是甚麼料也能找能用。

若然是校址、全名、電話、女友是誰等跟案件無關之事,當然不能單為增加流量而報。但若然是事主參與的是校內某組織發動的抗爭而被拘捕,那報導他在讀甚麼科目,參加組織的背景就不是起底而是相關資訊了。只要是人,就有判斷,就能選取材料。雖然不能一概而論把規則刻上石碑,這並不是很困難很複雜的,這是我們能做的,該做的。

試想想一宗新聞,事主明知自己會犯法,被影到正面照很有可能被拘捕,他郤在公眾地方數十鏡頭前(包括維穩報的鏡頭前)仍不好好保護自己,敢問誰又有責任去保護這人?這是傳媒該負的責任的嗎?能負的嗎?

Screen Capture圖版

深灰:婆婆你這樣做記者朋友們很難保護你的。 (圖源:蘋果日報) 

看看外國傳媒,只要是公眾能查到的資料,嫌犯就是出全名全相也不怕,受害人家屬或身份不是公眾能接觸到的一類才遮擋面孔或變聲的。目前為止,「藍絲打人出大頭,抗爭出事幫熱狗」確實不是我們的編輯方針。

我們沒有打算討好所有人,甚至沒有打算討好任何人。若然要一份全力打壓藍絲,全力保護抗爭者的媒體,可以請你移玉步大力支持其他媒體,因為這真的不是TMHK的做法。市場會告訴我們TMHK是否有讀者,是否有存在價值的。

再退後想想,就是兄弟們辛苦去了採訪,拿回來的好圖猛料,編輯一句「因為有人沒戴口罩」就不用,就把同事勞力努力全部抹殺,如何講得過去?我講的不是收到獨家材料然後我們去用長炮影人面孔,而是光天白日大街大巷的那種。我明白有朋友對於叫抗爭者保護自己有很強烈意見,但我真看不到抗爭時非要公開露面郤強迫傳媒刪相對抗爭有甚麼幫助。真要保護抗爭者的話,作為朋友,請提醒他戴口罩,然後請勿搬龍門,告訴我暗角打人片中的七位被拍攝者,要不要保護一下他們。(真話有時係比粗口更難聽,但這不是我的問題)

Screen Capture圖版

深灰:暗角打人被拍到,難道媒體還要保護他們嗎?(圖源:BBC uk 中文網)

===我們不是抗爭報,不是維穩報,只是素人報。===

我們絕大部份都是素人,基本上就是一家一起能做的貢獻都做出來,看看我們能走到甚麼地步。學生們時間較多,主力採訪操作,老人家世故較深,主力管理策劃。

我們一方面很努力的「去白影化」,深灰這名不經傳的人也能坐編輯這個位置也是我們刻意用一個左膠來平衡團隊中的本土偏向(但我從不認同我是左膠)。而另一方眾人也因為要配合TMHK持平報導的方向而未能凡事從抗爭者角度考慮。例如白影因為選擇了TMHK的持平原則而受到以往戰友的指摘,為這我很難過。

但我想說的是,現在TMHK的人八成以上都是從舊台過來的。當初就是因為受不了有人專橫獨裁,搬龍門快得像new type用浮游砲一樣才走的,因此我們絕不一言堂,總編「少主」就是按他的貢獻及工作量而給他定位的。或許我們在全面報導與保護被拍攝者的兩難問題上還沒有定案,但我們會一邊做一邊學習一邊檢討。

請給我們一點時間和空間,我們相信「our work speaks louder than our words」。我們不是大台,要以傳統媒體的體制和標準來量度我們,離地萬丈實是不足以形容,羽化升天才可描述那「不世高人」的超然自我感覺。有甚麼私怨隨便你們,但除了「圍內」一群互相認識的人「塘水滾塘魚」外,其實身為港豬一員的我肯肯定的告訴你們,你最看不起的左膠還比你們有市場多了,你們「互片」,那怕你把白影駡得狗血淋頭,哭著回家從此消失又如何?普通人是「Exact zero f*ck is given」的。有本事就來投稿,或寫社論,你稿件的水平高到白影再不爽他也得一邊讚嘆一邊引用,那才叫猛。成熟點,「success is best revenge」,我們也正在努力走這條路。

Screen Capture圖版

深灰:很不錯的美劇,很不錯的香肩玉背,但這圖跟本文無關。輕J。(圖源:project casting.com)

最後,TMHK還在起步階段,對我們編輯方針有意見請別客氣到我們wordpress或FB留言指教。我們很樂意聽取意見。但請注意,這「聽」是指我們會用心聆聽你的想法,而不是你說甚麼我都會乖乖聽話的意思。我們會按既定方針,努力做好,把訊息送上,幫助市民尋找真相。

by深灰
TMHK20150414

———–

作者:深灰 (THMK編緝/記者)

大學時代曾參予學生會,畢業後做了港豬不問世事。直到雨傘時才跑出來做義務醫護, 那個黃昏親眼見證住第一粒催淚彈射出的一刻。內心極燥底,但同時極淆底, 做拳頭又無力, 做肉盾又細粒。唯有加入公民記者行列,做市民的眼、耳、喉舌。希望將新聞現場既資訊帶到市民手(機)上。此人好寫口語,而且相當長氣。

「真相只有一個,資訊由我送上,結論憑你判斷。 」

「我從不認為我是左膠,我是很小確做的」

===字幕後加映小花生===
Screen Capture圖版
深灰:呃like前先派花生是常識吧~ (圖源:香港網路大典)

尋晚早訓,無緣參與整件事,極之可惜。我其實不關心誰不爽誰,誰有道理誰佔高地,整件事在我眼中最可惜的就是如此流量(我們新台最需要的)沒有引到自家FB或wordpress,白白送了林同學這麼多hit rate;其次一條學術好題目(也是我們內部未討論的)變成花生掉入泥漿,太浪費。

我寫這篇文的主要目的正正是希望把討論焦點帶回原題的兩難中(當然也是帶回TMHK的FB呃流量吧)。感謝林璃蝶提出好題目,我們內部也激起了很激烈的討論。說真的,不管原帖是真心求教(不敢當),開心討論還是存心踩場,好題目就是好題目,真的假不了。

就目前來講,我們想做的專題太多,人手太少,這種哲學題,未發生唯有晾在一邊等有時間再處理。別忘記我們都要上班,都要吃飯,沒有人受薪的做這事的。有興趣的朋友不妨來投新聞稿,來投專題,來投社論吧。我們有很多有趣的計劃都因為人手不足做不了,來插一腳插個針吧。

有這兩段,不算標題黨了吧,希望不會太悶,記得比like,謝~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