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綁架了股民

[ A+ ] /[ A- ]

ten years

電影《十年》中對香港未來十年的預言,本來已經將敏感的政治議題炒得熱哄哄,誰不知該電影於第三十五屆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中榮獲「最佳電影」獎項後,不少電影公司老闆如林建岳、黃百鳴等紛紛表態,指出《十年》獲獎是香港電影界的不幸,林建岳指是政治綁架了專業,而黃百鳴亦有相類似的說法。

筆者在此無意評論《十年》獲獎是否實至名歸,始終電影不是本人的專業,何況手中無票,多講也沒用。然而當筆者看見這兩位電影圈中人的言論,只有笑而不語,因為這兩人又何嘗不是以股票綁架了一眾股民?如今卻站在高地上駐足,說這不是,說那不是,又是否讓人見笑了?林建岳所主政的麗新系,多年來一直不務正業,其同父異母的兄長林建名,不是活躍於報紙的財經版,反而卻在娛樂版榜上有名。對於麗新系的股東而言,這又是否屬於股票界的不幸?

至於黃百鳴,其認為「五十萬可以拍到識飛既呢,我都服左佢」,這更是無稽的說法。黃百鳴之所以能夠成為電影金主,一眾股民可說是居功至偉。翻查歷史,黃百鳴曾經擔任「東方娛樂控股」(0009,現稱長和國際實業)的主席兼執行董事,期間多次涉及大比例大折讓供股,然後將集資所得去開拍電影,才成就了今日的黃百鳴。要數東方娛樂最近期的電影,應該要數至2012年的《浮城》,而其電影業務亦完全轉移至另一隻沾手的股票「天馬影視」(1326)。

雖然天馬影視至今從未供過股,但並不代表它行事光明正大,並無值得指摘之處。當一個人的成就已經攀至一個地步,自然不需要再使用下三濫的手段,免得敗壞自己名聲,但卻鬼祟地做些小動作,讓一般人難以察覺。可是這些數字上的把戲,卻絕對瞞不了筆者。

根據天馬影視於2014/2015年報中,在其財務報表附註第11項關於「董事、行政總裁及僱員酬金」一段中,公司列示了2014及2015兩個年度的薪金,其中三名獨立非執行董事林錦堂、羅天爵以及鄧啟駒的每年薪金由2014年度約$120,000增加至2015年度約$130,000港元,兩年分別不大。可是黃百鳴本人以及其兩名子女黃漪鈞及黃子桓的薪金,則明顯錄得顯著的加幅,詳情如下:

名稱 30/06/2014薪金 30/06/2015薪金 增幅
黃百鳴先生 $1,800,000 $3,050,000 69.44%
黃漪鈞女士 $795,000 $1,503,000 89.06%
黃子桓先生 $645,000 $1,203,000 86.51%

(表一:黃百鳴、黃漪鈞及黃子桓的薪金比較。資料來源:天馬影視公司年報。)

在公司錄得重大虧損的同時,黃百鳴反而慷股民之慨,向自己及其家族成員大發花紅,其用心已是顯而易見。另一邊廂,由王維基主理的香港電視(1137),其董事局卻有另一番新景象,公司已經及時轉陣,以「網絡購物」作為業務主打之餘,面對港府發牌事件的爭議,以及公司所錄得的嚴重虧損,王維基選擇了與員工同甘共苦,其董事酬金由2014年度約一千萬元下降至2015年約四百七十三萬元,減幅超過五成。王維基及其董事局牽頭自願減薪,正正體現出真正老闆應有的風範,就是與一起打拼天下的員工同舟共濟,共渡時艱。

這班電影金主在狠言批評別人的同時,卻忘了自己同時利用股民對他們的信心而自肥,變相以股票綁架了股民。筆者的回應是,此舉令香港的股票界倒退了十年,「以後香港股票無準則,不如我啤隻創仔殼,我就瘋狂加人工俾自己,我使乜咁俾心機去管理好一間公司?以後香港股票界仲點會進步?」

歡迎到我的專頁作進一步討論及交流:
「股領袖」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stocksleader

(利益申報:於執筆時,筆者並沒持有上述股票,以上純屬個人意見,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或勸誘。)

文:股領袖
圖:《十年》facebook專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