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建設民主中國過時

0602

 

陶傑今日(6月2日)出席由浸會大學學生會舉辦的的六四論壇,他認為「建設民主中國」的確過時,六四尚未撥亂反正,「建設」就更屬遙遠範疇。支聯會亦須換血,年輕化。由年紀大的當主席無妨,但要明白世情的「市場變化」。

但有所變之餘,不同年代的人,都應該懷抱有所不變的價值--哀悼,銘記六四。不宜因為本土思想,覺得大陸殺幾多人關你乜事,陶傑形容為意氣。他認為無分立場,本土也好,大中華也好,激進也好,溫和也好,六四是一個大方向,應放下利益,競爭和成見。而為高尚,人道的目的走在一起。

他說當然可去尖沙咀等地另起爐灶,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將議題帶到地區,讓地區街坊,新移民直面大是大非,十八區遍地開花,星火燎原則更佳。無論香港如何本土,究屬珠江口岸,上面有感冒,下面打噴嚏,地緣關係無可避免。但在六四上,各方可以各取所需,有人止於拒絕遺忘;有人進而追求真相;有人覺得與當年的大學生同懷理想,悼念花火靈魂;有人覺得當年的希望仍然留在香港,留下的火種將來或照亮中國。

六四經過四分一世紀,中國的確愈變愈差。當年反的不過是幾十萬官倒,現今已經是幾百億的結構貪腐。他承認在電台或專欄,態度比較悲觀,這的確是日常狀況,但不等於他一生都以悲觀主義處世待人。他建議支聯會的口號與時俱進,或可叫「立足本土,推動中國」,嫌推動、促進太溫和,不妨叫「立足本土,改變中國」。至於香港是否中國一部分,是否與中共,甚至與醜陋的中國人切割,各派可各自詮釋,但應該尋找最大公約數。他認為港獨思想沒有問題,但若因而覺得六四與香港無關。就像台灣深綠,急獨批評候孝賢,為何拍中國唐朝的《聶隱娘》,背叛台灣。

他認為在大是大非上,毋須區分本土,中華。拒絕忘懷超越地域,種族,國界。六四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否代表中國,留待論述,但當年六四那幾天,代表我們共同的底線。大家既可以去維園「幫襯」李卓人,也可以去尖沙咀「幫襯」黃毓民。支聯會傾向維繫中年人的市場,分歧勢所不免,但在分裂的政治版塊之上,抬頭是同一片天空。六四的燭光,是在同一片星空下。他認為十四億人中,仍然有很多有良心,有見識,有才華的知識份子,他們發不了聲,無法拖喼來港買嘢,將子女送到外國。不宜被網絡五毛水軍千千萬萬的魅影誤導。

陶傑引述《天路歷程》,孤獨的基督徒要行過死亡的幽谷,會見到很多幻影,有失望,傲慢,沮喪,其實都是心魔。就像香港的旅程,但總不會艱難過六四前夕。他說不喜當年學生一些舉動,例如到新華門下跪,乃封建殘餘;十多年前已經批判「平反」一語,沒有對應英語,Rehabilitation沒有奴才哀求之意。但他仍然力求公義為最大的公約數,減少分歧。支聯會亦宜檢討傳承,交棒年輕人。他說經過傘運,年輕人因本土意識,由二波直升到四波,支聯會就要升至三波才成。這是他對六四的期望。

(圖文由獨立攝影師蕭雲授權TMHK轉載,題為編輯所擬)

文:白影

#TMHK20150602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