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HK七一大遊行特別專題 – THEY DESERVE TO BE HEARD

Cover2

 

每年七一大遊行均有成千上萬的市民參與,冒著炎熱的高溫、中暑的風險也要身體力行用汗水去表達訴求。

「梁振英下台、還政於民、自己香港自己救」這些口號大家絕不陌生,但在我們身處的香港,其實還有很多議題值得我們關注。

cap02

她是葉小姐,是香港融樂會的研究主任,今天與少數族裔同胞表達對香港少數族裔教育政策的訴求和他們面對的困難。這群少數族裔其實並不少,至2015年香港有超過45萬名少數族裔,他們以流利的廣東話高呼著「我係香港人」,因為跟我們一樣,他們都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但相比起一些突然變成香港人的新香港人,他們所獲得的社會支援卻少之又少。同是香港人,少數族裔卻過著次等公民般的生活。

cap01

他是張超雄議員,是殘疾人士關注組織的代表,身旁的是一眾殘疾人士,要表達對政府殘疾人士政策的不滿。縱使他們因為先天或後天的缺陷,從日常生活到七一遊行都可能需要用比常人更大的體力、耐力和決心,他們今天仍然選擇走出來,為的只是用雙腳向我們展現,殘疾人士的路雖然並不平坦,但他們還是憑著堅強的毅力走下去。然而現今香港政府對待殘疾人士的政策 「最低工資生產力評估機制」令他們得不到最低工資的保障。他們比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換來的卻是「你的生產力並不值得最低工資」。

cap03

他是Louis,是大專同志行動的幹事。今天他和其他幹事擺街站,推廣同志平權。相比大家,同志們想與相愛的另一半共諧連理並不簡單,溫馨的異性伴侶往往受街上旁人的羨慕和祝福,同志面對的卻是可能在地鐵中被辱罵、被「祝福」落地獄、被視為異類、病態的人等等。有說愛能超越坦克憾動政權,為何愛超越不了民眾的怨恨?執子之手與子皆老這看來平常不過的事在同志圈子中卻是遙不可及的mission impossible.

常言道「命運在我手永不低頭、希望在明天前路由我創」,但對他們來說,從出生那一刻他們的未來就已經被這個社會的制度所決定。在議會制度明存實亡的香港,剩下的就只有每年七一在大台的「梁振英下台」高呼聲中向社會吶喊,期待著那被聆聽的一刻。

或許你會認為這種在七一遊行的和理非行動根本爭取不了什麼實質的改善,但至少、至少他們值得每一個港人的關注。

TMHK將會一連三日為大家探討三個弱勢社群的故事,敬請留意。

文:William Lai
攝:Jeremy Cho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