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係香港人!請給我一個學好中文的機會

Cover0703

 

【TMHK七一大遊行特別專題】 「阿差」、「黑鬼」、「賓妹」、「賓仔」等等對少數族裔的稱號相信大家並不陌生。在香港,少數族裔往往被標籤為低下階層、污穢邋遢、不懂中文、多是看更保安、護衛員甚至是苦力。跟我們一樣,少數族裔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但他們卻過著次等公民的生活。

少數族裔其實並不少數,統計處人口普查報告顯示香港有超過45萬名少數族裔,佔香港總人口百份之六。在香港,少數族裔是指所有非華裔人士,然而香港絕大部份人談起少數族裔多會聯想到來自東南亞、南亞或非洲的人。

香港融樂會研究主任葉小姐表示少數族裔往往因為中文不佳而失去工作和向上流動的機會。即使他們多麼努力讀書,希望以知識改變命運,卻因為香港缺乏「中文作為第二語言」的政策,令到普遍少數族裔的中文只有小一程度。語言的隔閡令他們踏進了跨代貧窮的黑洞,一代一代循環下去。2012年的香港貧窮情況報告顯示少數族裔的兒童貧窮率高達32.5%,代表著平均每3位少數族裔就有一位是活在貧窮線下。

小時候爸媽總會跟我們說只要努力讀書發奮向上,長大成人時便可以活出屬於自己的人生、帶領家人脫離貧窮。但這上一輩常掛在口邊的獅子山下精神對他們來說卻是遙不可及的事,因為他們中文程度過低這個障礙令他們工作局限於小部份的工種。

對新一代的學生來說,課外補習是平常不過的事,但對少數族裔學生來說這卻是奢侈品。學校缺乏配套和政策去提升他們的中文程度,父母往往只有基本的中文能力,私下又因為家境不堪無法負擔補習中文,無論怎樣的努力向上,他們換來的就只有一次又一次的絕望。

「中文作為第二語言教學政策」其實並非新鮮事,2012年的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早已建議政府向有少數族裔學生的學校增加支援和資源,以增加少數族裔人士的升學就業的機會,但到了2015年的今天,教育政策仍然停滯不前。面對著這無力感,少數族裔只能每年七一在遊行的人海中向著社會吶喊,渴望著有一天社會終於聆聽得到他們的聲音。

他們沒有自暴自棄、濫用社會資源、社署綜援,縱使因為缺乏足夠的中文語言能力而面對著升學及就業困難,他們仍然相信終有一天他們可以衝破語言的隔閡。今天,他們選擇走出來高舉旗幟、高呼「我係香港人!我要真普選!」,追求的只是一個可以憑自己雙手去創造未來的機會。

少數族裔的膚色和樣貌可能跟我們不太一樣,但跟我們一樣,他們是真真正正的「香港人」。

photo169021557852712030
【於香港土生土長的印度民裔Jeffrey現職社工,操得一口流利廣東話接受傳媒訪問,指香港教育教育局無視少數族裔的學習需要,但又要他們融入香港社會,根本是「搵笨」】

photo169021557852712032
【黑色肌膚給他的意義,難道真的要一生奉獻膚色鬥爭中嗎?】

文:William Lai,白影
攝:Jeremy Cho,白影

早前相關報導:
【南亞裔人士:我係香港人 我要真普選】
http://wp.me/p5YkFQ-282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