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潤衡辭任 稱非被水煎包事件打低

Cover

 

由張潤衡當副主席(外務)的香港灼傷互助會今早招開記者招待會,該會表示至今收款達近40萬(編按:據該會發表的新聞稿為$378.622.08,但於記招上時更新數字)並將於下週向家屬轉交第一筆捐款,並認為網上近日流傳的指控是無理及表示失望,張潤衡決定於3個月後辭任副主席。

該會指作為本港唯一支援燒傷及灼傷病人及家屬的病人互助組織,故早前為台北八仙樂園的粉塵爆炸意外傷者發起籌募款項活動,以應付日後的醫療開支。其中3/4的籌款撥捐予本港六名傷者,以現金支援他們的醫療開支;1/4撥捐予台灣陽光基金會。而到目前為止收得捐款總數為$378.622.08,將於下周轉交第一筆捐款,款項數目為$150,000以協助傷者家屬應付緊急開支,而當中1/4即$37,500會捐給陽光基金會,其餘的則平分予6位香港傷者,每人將獲發$18,750。而最後一筆捐款將於十月前發放。同時會由會內的三人醫學團隊去判定傷者的受益百份比,該會表示為了捐款數字清楚明確公佈,所以他們已事先清空該會户口,另外捐款日期截止後,除非注明捐款收益人為港人塵爆家屬,否則會把捐款直接存入該會的户口 。

回應網上近日對該會及張潤衡的指控,該會認為是無理並逐點回應(見文末新聞稿節錄)。而張潤衡以其個人的事情已經嚴重影響該會形象,甚至影響該會的籌款工作,憂會影響傷者治療及復康的機會,而感到已無力領導組織故請辭副主席。於完成交接工作後,三個月後正式生效。於記招上,張潤衡向傳媒表示,辭任副主席是昨晚決定,因昨天返家聽見兩歲多的兒子喊「爸爸、爸爸」,頓時感到一直因工作繁忙而沒時間陪伴妻兒,深感愧疚,並想起曾有社工跟他說「你自己做社工,唔好搞到自己仔女見社工」,他強調並非受壓而辭任,而是認為近年自己「爬得太高,行得太快」故希望減慢步伐,以會員身份重新出發,重新了解服務的意義,並揚言自己還未倒下,並未放棄,不會因今次事件而被「打低」。

 

(片段文字內容)張在記者會上表示希望敵對人士能和他做回好友及支持自己。他相信自己現在能夠做的就是做好自己,變得有責任心和懂得尊重別人,改善自己的壞習慣,要做一個不傷害他人的張潤衡;亦寄望大眾能原諒他及相信他是一個好人,至於其他事就不回應太多,希望大眾的焦點能放回籌款一事上。

張潤衡指他小時候的家境不好,只能夠居住於板間房和天台屋,而他燒傷後,他的父親一星期需不停地工作,根本不能夠探望他。所以他明白到家人溝通相聚的重要,想抽更加多的時間去陪伴兒子成長,不想兒子在成長路上孤獨,因而決心辭去副主席一職,而絕非和網民連日的批評有關。他又稱這幾天台北塵爆事件發生後要面對傳媒及回覆工作上進度,和妻子的交談少之又少,所以感到抱歉。他認為社會上需要溝通和了解他人,不能單單作出批評。他覺得這次被批評的主因是一個人不能負太大的重擔,同時希望網民停止評擊,冷靜處理,亦不希望影響該會籌款的數字。他在會上亦表示至今早的四十多萬元是不足夠多位傷者平均分配的,而當中1/4亦要捐給陽光基金會。受傷後康復的日子都很長,交通雜費都是金錢,希望大眾能捐助。他看到和網民的大方向都是幫助港人塵爆的家屬,他為了停止單一個人的批評,所以退出副主席或是一種方法。但他往後會繼續以會員身份參與該會工作。 而內務副主席許文君表示個人因張的請辭感到十分的難過,而全體會員都尊重張的決定,她亦學懂從網民身上,以多角度看互助會所做的事 。

753123b3-7c19-4ec9-aafd-5bb478528477

 

 

張潤衡請辭聲明全文
由於我個人的事情已經嚴重(影響)本會形象,甚至有不少網民發起杯葛本會的籌款工作,本人憂慮此舉會影響傷者日後的疤痕治療及其他身體復康的機會。
此刻,除了個人形象問題外,本人亦有感自己已經無力領導組織繼續前進,故此本人認為自己已經不能勝任副主席一職。
然而,由於現時會內多個即將運作的病友支援計劃均由本人主導及跟進,為了不影響會務運作,本人決定於三個月內完成及交接以上跟進事項後會辭任副主席、執委等職務。
希望此舉能夠為本會守護著眾多會員辛勞建立的良好及專業形象,然而本人仍會保留會員身份,及繼續支持本會的發展和服務。
正式辭任通知將會下週交到主席及執委會。
本人再次為這事上的一些疏忽,而造成大家的困擾表示最真誠的歉意。

香港灼傷互助會新聞稿節錄(回應網上指控):

本會為網上無理指控表示失望
台灣新北市八仙水上樂園於六月廿七日晚舉行派對期間發生粉塵爆炸,傷者中包括六名港人。本會作為本港唯一支援燒傷及灼傷病人及家屬的病人互助組織,在接獲傷者家屬提出支援要求的時候,執委會迅速通過派出心理支援小組內的2位成員張潤衡先生及許文君小姐到台北支援傷者,這善意的支援行動卻換來網上世界排山倒海的指罵。
了解指罵聲音內容後,本會決定認真地回應部份網上質疑:
第一,有人指控我們過早到台北探訪傷者,因會影響傷者正接受現時的治療程序。
本會澄清,小隊成員在收到傷者家屬發出支援要求後才決定出發。進行所有探訪前,成員都先致電並獲對方同意才進行探訪,因此,被指探訪工作忽略傷者家屬感受的指控實屬無稽之談。
本會非常感謝周穎珊小姐的姐姐昨晚向明報記者澄清是她主動邀請張先生指供支援。她表示因意外後接收到很多資訊,感到混亂,也不知妹妹返港後治療安排如何。她指出張先生代為協調醫療和入境安排,令她們沒那麼徬徨。張先生和許小姐亦為她們提供與受傷妹妹見面時的溝通建議,並請她們要好好照顧自己。因穎珊狀況不適合見外人,所以成員沒與穎珊見面。本會再次強調,所有探訪及支援工作只會在得到傷者或家屬同意前提下才會發生,本會絕不允許本會探訪義工強行騷擾拒絕慰問的傷者和家屬的行為。
有關張潤衡先生未得家屬同意的指控並不真實,部份提出相關指控的Facebook戶口亦被發現是虛假戶口。同時感謝在當地採訪的本港記者朋友在Facebook澄清是陳爸爸主動尋求張先生的幫助,以解決保險問題。
第二,網上有人指張先生的樣子嚇人,不應去探訪傷者以免組成傷者不安。
本會對這些涉及歧視成分的言論感到失望及憤怒,因該言論直接傷害其他毀容者的感受,特別是一直協助本會探訪燒傷病患的同路人義工。周小姐在訪問中指出網民批評張先生外貌,是對家屬及傷者的另一種傷害。這些傷害可能比大火更具殺傷力,影響傷者重投社會,十分殘忍。
一直而來,本會執委全體均十分欣賞和支持張先生在心理支援小隊的服務和表現。
第三,本會非常尊重傷者和家屬的私隱。本會澄清並沒有帶記者和電視台去現場採訪,出隊前及過程中,我們和傳媒均是各自執行自己職務。所有記者都比張先生和許小姐早到達台灣。他們的拍攝工作是他們自行與家屬溝通後決定,並且本會探訪過程其間,我們均原則上請傳媒暫停採訪,傳媒表現出合作的態度。
本會了解他們的追訪原因是希望從多角度了解傷者的狀況。但本會一直以來都堅持必須保障傷者和家屬私隱權利。
第四,網上一些有關張先生強行探訪台灣當地傷者的傳言全是杜撰的,因張先生和許小姐時間緊迫,要在一天內穿梭台北和台中探訪三位傷者的家屬,根本沒時間去探台灣傷者。
第五,對於有人質疑張潤衡先生及許文君小姐的能力,本會澄清二人均為專業輔導人士。張潤衡先生是香港註冊社工,擁有註冊催眠治療師和身心語言程式學會註冊高級導師資格,許文君小姐是香港註冊社工。作為過來人張先生和許小姐都較他人了解傷者和家屬的心理。他們擁有多次病房探訪的經驗,惟這次是第一次應對大型燒傷災難,因此二人都十分謹慎,先取得許可才探訪。本會心理支援小組除了有張先生和許小姐外,還有其他專業輔導人員。這次災難,小組成員運用知識和經驗,順利幫助了多位家屬渡過難關。張先生擔憂小組成員資歷淺,缺乏災後輔導經驗,所以這次他們量力而為,沒有做複雜詳盡的治療。災後輔導是即時的,心理輔導是長期的,兩者性質不同。為了更好的支援服務,張先生與災後心理輔導協會數星期前便已構成合作關係,由總幹事杜永政先生擔任小組的督導及顧問。
由於本會資源所限,在處理資訊發放的過程出現混亂表示歉意,本會會盡快更新網頁,及為此作出反省及改善。
第六,在這個艱難的時刻,我們很感恩全體執委會和顧問十分團結。患難見真情,本會團結一致,眾志成城,而且得到很多市民支持,足見社會認同本會的工作。本會會繼續盡全力幫助燒傷病友,做好自己本份。

 

攝:Jason Leung
文:白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