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經緯明退休 百萬袋袋平安

Cover_0722_Police-01

去年11月26日旺角佔領區清場,有不少市民聲稱響應特首梁振英的呼籲,前往旺角消費以幫助受影響商戶,並不時高呼「我要鳩嗚」(編按:鳩嗚為購物的國語發音)。該晚警方為防止市民重新佔領,故派出近千名警力於旺角彌敦道、亞皆老街、西洋菜街以至旺角道一帶,差不多每個路口皆有大量警察戒備及不停阻止市民聚集。警司朱經緯當晚被數碼電台(DBC)拍攝到在現場以警棍打向一名市民後頸近背部位置,而該名市民其後於傳媒鏡頭下聲稱只是路過。

根據當日一眾主流傳媒及網媒拍攝的影片及相片,由於警方為防止有示威者重新佔領而多處實施人流管制及設置封鎖區,令到本身已經人流暢旺的旺角一帶變得更加擠塞,出現多次非示威者的一般市民被驅趕導致口角不斷的情況。而當日有不少市民聲稱聽從特首呼籲,前往旺角消費,對警方的驅趕表示不滿,該晚旺角一帶多次發生警民衝突。當時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交界行人路聚集大批市民,警員築起封鎖線阻止市民走出馬路,正當有市民聽從警方指示移步離開時,有警員被傳媒拍下揮動警棍,追打已在離開的市民。有關片段在網上瘋傳及被網民起底,指出揮棍警員為警司朱經緯。

警方於去年11月27日發聲明,表示非常關注一名警務人員在旺角執行職務時涉嫌不恰當使用武力,有關警員將停止參與相關行動。同年11月28日,網上流傳一則下款署名「Franklin Chu 朱經緯」的Whatsapp英語訊息,內容指由於已被「高登仔」認出身份,自言將會接受投訴警察課調查(I will be subject to CAPO Investigation),及提到當晚大部分執勤警員也有手持警棍,聲言有關的打人片段是被剪輯過的,並慨嘆未能如預期般光榮地退休(Police Officer though the end result may not come out as glorious as I could have expected)。朱其後遭停職,隨即於聖誕開始其退休前休假,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監警會)亦於日前收到投訴警察課調查報告。

監警會早前大比數裁定朱毆打市民的投訴「證明屬實」,唯監警會表示上周五獲投訴警察課提出的「新觀點」,認為對朱的指控,應列「濫用職權證明屬實」及「毆打未能完全證明屬實」,監警會秘書處於本周一將資料轉交監警會委員,並建議委員周三前回覆,唯在截稿前仍未有向傳媒發布任何最新消息。據悉投訴警察課提出,事發時警方正處理有示威者試圖「重佔」旺角,過程前後警方均有用盾牌等裝備驅趕示威者,認為朱用警棍的「武力使用」合理,而「武力程度」則難有絕對對錯,因此建議毆打列為「未能完全證實」。

根據《明報》昨日的相關報導,指朱向投訴警察課錄取口供時指出,自己使用警棍作為手臂的延伸(extension of my arm),拍打投訴人鄭仲恆,驅趕他向前行。朱辯稱若故意擊打,應使鄭立即倒地或受傷,而非片中可見的普通反應。 根據《熱血時報》的報導,鄭仲恆回應時稱,當時只是途經旺角,促警方拿出證據證明他參與佔領。他又指對投訴沒有期望,盼望警方可作刑事調查。

是日《明報》再披露,監警會認為朱的口供解釋並不合理及不能接受。監警會內部評估,案件很大機會需要向特首報告,意味投訴警察課未需要即時執行相關罰則。日前曾有大約30名市民於監警會門外示威,指監警會主席郭琳廣逃避責任,一拖再拖,並要求監警會於現時沒有任何新證據下應盡快作出結論,並質疑監警會與投訴警察科「放生」朱經緯。監警會決定今晚開會,考慮投訴課提供的文件有否新證據、角度及論點,相信是監警會最後一次就此事開會,若投訴警察課並無新證據,監警會維持原本決定,由於監警會與投訴警察課有分歧,將會向特首梁振英提交報告,由梁振英作最後決定。

外界一直關注朱經緯毆打市民的投訴調查是否能於朱退休前完成,因有可能影響他過百萬的退休金及長俸。有不願公身份的消息人士向本台透露,如果只是警察投訴科立案及審定為投訴成立,為非刑事調查,即使是退休前完成,朱亦可以順便拿到俗稱「大糧」的退休金,以朱的職級及年資,推斷必過百萬。長俸則由公務員事務局決定,但消息人士以「你懂的」回應記者提問關於該局會否因投訴成立而不發放朱的長俸。而即使刑事調查,按現有的證據,他推斷只會以罪名很輕的《侵害人身罪條例》 第40條的《普通襲擊》起訴,而非可以導致失去退休金及長俸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故此他認為朱必然安然退休,並可穩袋過百萬的退休金及每月發放的長俸。

 

文:白影
圖片來源:dbc數碼電台、香港網絡大典、本台記者Jason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