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眼哥哥阻差罪成 裁判官指砌詞狡辯 不准保釋還柙候判

Cover_0806-01

前「學生前線」召集人,人稱「四眼哥哥」鄭錦滿被控《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又稱「阻差辦公」),是日於九龍城法院裁決罪成,裁判官決定等候背景資料及感化報告,押後判刑,又指因案情「並非最輕微」,不准保釋,即時還柙至本月20日等候判刑。

 

香淑嫻裁判官於宣讀裁決前陳述本案案情,指在2014年12月25日於旺角亞皆老街,鄭錦滿涉嫌阻撓公職人員執行職務。裁判官引述控方第一證人(東九龍的高級督察)的證供表示,警方當時因馬路兩旁有人群聚集,為顧及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於該處實施人流管制並執行職務;及控方第二證人(警員PC1194,屬機動部隊東九龍D3隊)指當時於現場協助支援時被鄭錦滿阻撓其執行職務。裁判官指警方當時在現場以不同大小的揚聲器協助下實施人流管制,兩旁有三四千人聚集,當中有鳩嗚示威活動及高呼「我要真普選」的口號,當時是1時20分。

到1時28分,鄭錦滿在近百老匯的馬路,於行人交通燈綠燈亮起時,以手撥開警方橙帶及走出馬路中央上的安全島。控方第二證人(警員PC1194)上前要求鄭錦滿返回行人路上,並發出警告指對方不可以走出來。其後鄭錦滿往另一方向離去逃避該警員,最後被其他上前支援的警員制服。於警方嘗試制服鄭時,鄭剛好已退回近Apple Shop的行人路旁,並走進人群,警方其後需要用警棍驅散人群以制服鄭錦滿,裁判官引述證人口供表示警方當時並沒有批准鄭錦滿橫過馬路。

裁判官其後指案中控方第一證人、第二證人及第三證人的口供可信,因時間吻合及案情相同,即使有部份內容不一,如封鎖時間不同,亦屬枝節,故接納他們的口供為事實;又指辯方第一證人口供是誇張失實,證人表示目睹鄭錦滿被警方壓於地上時,被警員以警棍毆打,而裁判官指於片段中並沒有看到相關情況,故拒絕接納其證供。

裁判官引用案例指出構成故意阻撓警員執行職務的元素有三:
一, 警員正執行職務;
二, 警員確實被阻撓執行職務;
三, 被告是故意阻撓警員執行職務。

裁判官指當晚是平安夜,又有示威活動,出現人車爭路的情況,故警方實施人流管制,是為「警員正執行職務」;於考慮整個案情時,根據片段,當時聚集人士對警方實施人流管制而喝倒采,鄭錦滿鑽出橙帶、未有理會警告及衝入人群,是為「警員確實被阻撓執行職務」;就「故意阻撓警員執行職務」,裁判官指當時警方橙帶高度在腰間,於行人交通燈綠燈亮起亦無移開,故鄭錦滿不可能不清楚當時並不可以橫過馬路,當鄭於安全島時亦有警員對他作出警告「返上行人路」,裁判官指該警告是要求鄭返回他原本出來的位置,又指鄭聲稱趕時間回家及不知道有封鎖線的解釋是砌詞狡辯,指他不可能不知道不能過馬路。

最終裁判官判鄭錦滿《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名成立並決定將案押後,等候背景資料及感化報告。辯方求情時表示鄭錦滿在澳洲讀大學,此案已耽誤其學業,冀獲輕判,令被告可返澳洲繼續學業。但裁判官指《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最高刑罪為監禁兩年,而本案案情「並非最輕微」,不准保釋,還柙至本月20日判刑。

20150806042152

 

攝:特約記者亂世
文:白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