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問題論壇 左右唇槍舌劍

Cover_0820_b-01

組織「常識Common Sense」與「修咸頓大學香港公共事務及社會事務學會」昨天於理工大學共同合辦《2047 香港前途問題論壇》,並邀請了以下四名嘉賓:「熱血公民」首領黃洋達、「無待堂主」盧斯達、中文大學社會學副教授陳健民及「工黨」秘書長郭永健。

郭首先發言,他認為近年香港開始討論有關「香港」問題的內容及歷史時,需要貼近歷史脈絡基礎下討論。其後郭以「民主回歸論」為例,他指出在1989年六四事件後,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這個分水嶺成為有關言論已為落空及無效。現今如「全民制憲」、「修改基本法」等訴求時需要檢視自己手上擁有的籌碼及工具。

陳其後發言,提及回到1979年後改革開放後,中國政府對「收回香港」有關的言論是「逼出來」的,因商界在當中有許多的討論;而「改革開放」後,衍生出來的「實務主義」【黑貓白貓】等言論,陳提及中國政府一旦提及「主權」問題時,「實務主義」則自然消失及討價還價,並形容當年決定為錯誤。另外,陳回應講題時,他認為「年青一代」經過時間發酵後,如就討論「我理想中的基本法」時,便能夠掌握有關主導權。

盧緊接其後發言,他認為一旦「一國兩制」終止後,中國政府強行採取單一制度,現時所有於香港的契約將會失效,並有機會被強制納入「公有」。他認為當中可能以增加地租及差餉方式進行「打劫」,香港人需要面對及關注;此外,他強調當討論民主之時,亦需討論「主權」附屬議題,因兩者關係不可分割。而在討論香港前途問題時,「主權」建基時是一種策略性的問題。發言總結時,強調「香港人民族意識需與中國進行隔開」。

黃最後發言,他首先回應陳的發言內容,認為陳的看法「樂觀」,因現今環境與1979年時環境截然不同。其次,他認為早前嘉賓就香港前途問題發言時皆陷入「假竣中國政府政權不存在」之前設,並指當今政權乃為「脆弱政權」(如經濟層面等)、無核心和道德價值觀,甚至「中華民族」四字的形成及討論十分脆弱。

其後,論壇進入「自由博擊時間」,主持人首先以「基本法」衍生出來的「社會契約」為引題帶出討論,郭回應指國家毀滅沒有人能當「預言家」,但認同以香港為家的中心思想。在去年佔領活動後,就修改基本法框架或社區公民約章為一大躍進及公民覺醒之意義。惟郭同時認為「族群」身份問題需考慮正當性。

陳表示,於1979年當時「支持維持現狀」的輿論大於「回歸」輿論,而當時中產階層考慮「自保」面對香港回歸狀況。惟陳同意民主與主權不可分割的想法,惟回到現實層面,有關想法的意義很低。

盧其後回應「社會契約」相關議題時表示,基本法的存在某程度是「策略性意義」;此外,他表示不認同「民主乃為普世價值」,因為回望香港當今政局及未來,仍然處於「現實之爭」局面。

其後,各嘉賓就當中不同的議題當中的論點,爭鋒辯論,但氣氛大致平和。惟在論壇後期,會眾發問時間,一名等待約一年的會眾向陳健民發問就去年佔領運動初期,「升級」行動不參與及其後多番的意見發表阻撓「升級」行動等盼陳能夠回應,陳健民回應後即時引起主持人提問、黃洋達的不滿及郭永健回應「盼能基於事實作討論」,隨即引起黃洋達憤怒回應。其後,論壇於激烈討論下結束。

相關論壇的片段其後於社交平台廣泛流傳並起引激烈討論,大多圍繞黃洋達及陳健民於會眾發問環節後的唇槍舌劍,以下是被網民廣泛討論環節的文字記錄:事源是於會眾發問,有市民向陳健民發問,大致內容為由「佔中」討論至佔領運動發生,到達10月3日後眼見群眾開始減少,當時曾有「升級」行動之輿論,「佔中三子」不參與外,在佔領後期的民眾自發「升級」行動曾多番向媒體表示不同意「升級」行為。該會眾向陳教授詢問為何當初不參與有關行動,並稱已等候一年多。

其後,陳健民稱「什麼是升級成功」「升級成功後是怎樣的圖像」,並表示期待該會眾的論述,但會眾無法清晰說明及講解。陳其後指「我看不到升級後會如何能夠爭取到『真普選』」,其後陳直接跳過會眾問題而講述「民主回歸論」的議題,並提及現今香港局面無法再用「進入建制當中圖改變」之方式。最後,陳提及某部份「香港革新論」之認同論點加以闡釋(註:陳表示只認同前部份,後部份則不認同)。

主持回應陳,就「革新論」相關問題,引伸至佔領運動的失敗時,指出「革新論」當中例舉的例子為「實施民主制度」國家,並認為「革新論」天馬行空及泛民主派「離罩」。

黃緊接發言,強調是次論壇十分平和地進行討論,並指出「民主運動」有成功有失敗及不能指責「責任誰屬」。但黃其後指陳對該位會眾「好無禮貌」,並指論壇直播期間已經收到網民討論之留言;黃其後指需有「承擔」。如該會眾論點不清楚,惟黃回顧到由「佔中」到928金鐘街道警方施放催淚彈期間,發佈「撤退」言論令現場市民「擔驚受怕」;其後10月3日旺角亦有公開呼籲「不要前往旺角」,令佔領旺角的學生及示威者「被打」。但其後的「升級」行動,黃表示「你可以有相反意見,但成個雨傘革命期間,事實上你地「佔中三子」的確多番出言和「分割」活動,拖拉抗爭者的後腿。我夠膽講,你(陳)同「佔中三子」的所作所為,係導致香港今日無民主!但你首先回應『比你升級咁又點?』我覺得相當之無禮貌!」其後,郭永健嘗試回應,表示「據我(郭)所知,其實學聯當初叫大家撤退係因為當中有好多傳聞話會開槍,咁至於話撤退之後自己(學聯)有無撤退呢?據我所知,佢地係留到最後,絕對唔係好似黃所講「丟掉大家係出面」。咁我所以我覺得,係應該基於事實去討論。」

黃:「你話基於事實係麻!我就係現場!你地自己躲係自主大台個度等人拉呀!係外面擋緊八十幾個催淚彈係我地,唔好蹝氣同我講基於事實去講野!你等我講埋先,你話撤退,當然,聽我講埋(拍抬) 當其幾撤退岩與唔岩係可以一個價值判斷,我既意思係話… SORRY,我既意思係話,陳健民教授,你唔好同一個出席論壇既會眾講『升左級又點?拎論證黎睇下Y!』好無禮貌呀宜家!」並要求陳道歉。

《2047 香港前途問題論壇》片段(熱血時報全程直播片段):

攝:自然
文:自然,白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