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屯門襲警案】 控方反對影片呈堂 兩警證供互相矛盾 官指警供匪夷所思

Cover_0829_v2-01

本年3月8日「光復屯門」行動中,16歲中三男生郭賀彬及21歲理大女生陳明鳳於警民衝突中被控《襲擊警務人員》及《故意妨礙警務人員》,案件昨天於屯門裁判法院開審,由蘇啟昌暫委裁判官審理。

開庭後控方律師先詢問兩被告是否在2015年3月8日於屯門杯渡路輕鐵站近V-city被拘捕,以及分別被控《襲擊警務人員》及《故意妨礙警務人員》,兩被告均承認此事及表示不認罪。

其後控辯雙方需先行觀看一段關於此案的證物影片,故先需休庭觀看證物影片而再正式開庭。控方指證據影片可能曾被修改及剪接,因此反對影片作為證物呈上,而裁判官指出原片提供者也在證人行列,但當時裁判官並沒表示接受或反對提議,接著控方指出於晚上8時07分,輕鐵旁橋底下第一被告郭賀彬被拘捕後表示並沒有擲水樽,而第二被告陳明鳳被警員9650拘捕後保持沉默。

控方提出證人警長54314郭劍威出庭作證,警長指自己於3月8日時是隸屬大埔警區快速應變速隊,當日中午12時當值後由上級知會於上水執行公眾集會活動,郭警長表示當時只知上水有一些示威活動,當天於巡邏後便轉至屯門支援。

郭警長供稱當天於下午5時18分收到電台通報指杯渡路有人打架,與全隊同袍到場處理,到達現場發現約100人示威者及記者在上址聚集,而警長在進入人群前後期間均稱因很嘈吵而聽不見人群說什麼,人群嘈吵聲量大概有8至9級,而進入後發現人群內有同袍及一隻警犬。郭警長表示於進入人群後馬上驅散人群及要求在場市民不要聚集並要求他們散開,於執行此動作時突被一個淺藍色水樽擊中手臂及胸口位置,又指被擊中後有「少少痛」,雖不清楚是誰投擲但認為是於他的前方投擲出來的。然後指警員7146在他前方控制一名男子,並於他到場後該警員指男子有份投擲水樽,郭警長及警員二人合力控制該名男子,但該男子於控制時掙扎及後退,於是馬上給予警告稱「唔好郁!」,其後用上30秒也不能處理便交給其同袍處理,自行離開去協助同事處理另一名示威者。

辯方律師向郭警長進行提問,辯方詢問警長當天上司有否交代上水的公眾活動是有關甚麼及甚麼原因到達屯門,警長稱不記得當時上司交代關於當天行動的詳細,雖然以往進行行動前上司都會向下屬進行簡報,而一般都會在各警員的記事本上記下詳細內容,但當天他並沒記下詳細內容;又指出只知道上水是公眾示威活動而不知道屯門人群因何事而聚集。然後警長再指出當時前往屯門只因電台說有打架而到場增援及維持秩序,在辯方律師多次詢問是否知道人群聚集的成因,警長多次稱不知道人群在做什麼,但同時又指當時到屯門是驅散示威者。最後警長表示人群散開後才受襲擊,而拘捕期間聽不到男子有說過任何說話,並於拘捕該男子期間有女子從右後方拉扯該男子。郭警長表示於拘捕該男子後,再協助同袍拘捕另一名示威者後於7時至8時離開現場返回青山警署。辯方律師表示,警長在供詞有很多不知道及不清楚的事及情況,而且受襲後也不去找襲擊他的兇器,因此認為警長是在說謊。

裁判官指警長為何不知現場是示威活動卻認為現場的人是示威者及進行驅散行動:「你都唔知人哋喺度做緊乜野,點知人哋係示威者?」又指出為何警長於人群內外也聽不清楚人群說什麼及為何嘈吵,如果只是一般市民是否也會因聚集而進行驅散,而且警長被襲後卻沒先行把兇器的水樽收拾成證物,此行為實屬匪夷所思。

控方再向裁判官申請第二證人警員7146鍾浩揚出庭出供,鍾警員表示於3月8日隸屬新界北快速應變部隊,鍾稱於中午12時當值時收到上級指示上水將有公眾活動,但直至離開上水也沒公眾活動,期間只是待命,並於下午5時10分收到電台指示到屯門區處理公眾活動,於下午5時40分至晚上6時55分到達屯門區並在巴士總部收到電台指示有人群打架要求到場增援。他於晚上6時58分到達現場後見到人群聚集及聽見示威者爭吵聲,現場人數眼見約80-100人,當中有記者,稱因見到相機及攝影機及一些電視台標誌。鍾提及因早前屯門有反水貨客活動,因此認為現場人士為示威者,雖然現場人群吵鬧聲量大,但不清楚及沒仔細了解爭吵內容和其情緒,及後發現數名軍裝警員被包圍,所以馬上上前驅散人群並希望了解發生原因。於晚上7時05分發現離他7米外的一名男子,後來得知為郭賀彬,該男子向警員方向投擲一個20厘米的透明藍色水樽,鍾稱當時警長54314郭劍威於前方。

鐘警員稱雖然人群數量多,但距離7米仍清楚見到郭賀彬的擲樽動作及稱「中間沒東西或人阻礙視線,所以能觀看郭的正面及郭吹口哨及用手勢叫人離開,因此上前拘捕郭及說出『我現在拘捕你襲警罪』」,其後郭警長上前協助拘捕並指該男子是向警長擲樽的犯人。期間陳明鳳用雙手拉男子膊頭企圖令郭賀彬脫離控制,鍾警員說出「佢已被拘捕,再拉就係搶犯」,女警員9650到場後作出警告並呼叫「放手」,鍾警員指陳明鳳沒理會並繼續拉扯,約30秒後陳明鳳鬆脫,而已被捕的郭賀彬交由其他同事看管。其後鍾警員於人群發現陳明鳳,所以上前稱因陳早前阻礙警方執行職務故作出拘捕,但陳卻在人群左穿右插,鍾警員拔出胡椒噴霧並在花糟位置防止其逃走而鎖上手扣。郭賀彬及陳明鳳二人被帶上警車回到警署,有關當時擲出的水樽,鍾警員指地上很多水樽故找不回他指的那件證物。

辯方律師質問鍾為何確認不到與郭賀彬中間的人群數量但又可清晰見到郭的全身及動作,又指現場人群這麼多,為何鍾指與郭賀彬有7米遠但之間沒有任何人阻擋視線。辯方又指是否有可能那水樽是意外擲中警長而不是故意,並指鍾警員的證供指陳是正面拉走郭,與郭警長指由右後方不吻合,再指出鍾警員為何沒發現被襲警長是何時離開。辯方律師以需要向第二被告詢問資料及提交影片而申請押後審訊,裁判官同意並宣報押後至星期一早上9時半續審。

攝:武媚娘

文:武媚娘,白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