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疏忽致案件撤銷 鄭錦滿:政治因素而急於檢控

Cover_0901-01

警方去年11月25日於旺角佔領區進行清場行動期間拘捕多人,其中17名被捕人士涉妨礙執行禁制令,遭律政司以刑事藐視法庭罪起訴,被告包括已解散組織「學生前線」的前成員「四眼哥哥」鄭錦滿。案件昨天於高院提訊,庭上陳詞顯示在律政司疏忽下,未有跟足既定程序於限期內發出相關文件,律政司向高院申請延期提交文件,唯遭辯方反對,指法庭應撤銷案件,高院周家明法官今早裁定律政司敗訴,案件被撤銷。

昨天提訊時,庭上陳詞顯示在律政司疏忽下,未有於今年3月高等法院批准展開有關程序於14日限期內將「預約時間通知書」發出予相關上庭人士,直至5月才發現問題,並申請延期提交文件。辯方提出反對,指按《高等法院規則》,律政司必須在限期之內提交文件,否則法庭程序不能繼續,需要撤銷案件;如律政司要繼續控告,只能重新開始相關程序。律政司一名低級律師曾辯稱一時疏忽,辯方律師指根本不足以解釋漏交文件的原因。

「四眼哥哥」鄭錦滿沒有聘用代表律師而選擇自辯方式,他於庭上表示他原本被控阻差辦公,但後被改控藐視法庭,此事令他及家人非常擔心。

法官今早裁定律政司敗訴,亦即律政司於3月獲准開展藐視法庭的法律程序已無效,法庭並不能繼續審理,案件撤銷;如律政司要繼續控告,只能重新開始相關法律程序。法官指《高等法院規則》已列明必須在14天限期之內提交文件,但律政司未能做到,而法庭並無司法管轄權容許律政司延期遞交文件;律政司同時被判要支付訟費。

鄭錦滿其後向本台表示,指原本律政司在裁判法院已把於亞皆老街清場時的被捕人士控以「妨礙公職人員(執達主任)執行職務」(俗稱:阻差辦公)罪名,並加以非常嚴苛的保釋條件,即禁止踏入旺角一大片範圍,俗稱禁足令。鄭認為若此案在裁判法院審理,最高刑罰是監禁6個月及罰款$10000,如碰上「釘官」 (編按:現時法律界行內人士通常把法官區分為「釘官」 ( 指比較嚴苛的法官) 和「放官」 ( 指比較寬鬆的法官)) 大可先還柙十四日再重判以極刑。

鄭認為然而律政司仍認為並不足夠,先是撤回在裁判法院的控罪,繼而入稟高院向各人控以「刑事藐視法庭」;而「刑事藐視法庭」並沒有最高刑罰,而且若在高院被判決敗訴的答辯人亦需負非常龐大的訟費,故此鄭認為這是更嚴重的政治打壓。

鄭認為律政司於此案程序上犯下最基本的技術錯誤,未清楚認真考慮及執行相關法庭命令,是因受政治因素影響而急於檢控。

鄭總結時稱,整體香港的實質公義已蕩然無存,唯今日在法庭之上可體現僅餘少許法理上的程序正義,勉強來講可說是小勝一仗。但由於律政司可就本案於十四天內提出上訴,亦可重新展開適當程序再控以各人「刑事藐視法庭」,故此其對此事仍抱以觀望態度。他又向本台表示,如案件重審,將會於庭上向警方提出嚴厲指控,包括「黑警砌生豬肉」、「作假口供」、「妨礙司法公正」及「施以酷刑」等,以及公開他的驗傷報告並會追究到底。

記者:白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