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水企圖縱火案】「我都好憎李偲嫣」警疑威逼利誘認罪

Cover_0908_Fire-01

本年2月上水企圖縱火案,一男子被控《管有物品意圖摧壞或損壞財產》,昨日(9月7日)早上於粉嶺裁判法院續審,由黃士翔裁判官審理。案情指於本年2月1日晚上,有警員於上水新康街海禧廣場對開看到被告李自強手中有火光出現,搜查時於發現其背包內有粉筆,而手機短訊中提及「燒烤係好事,但要諗吓點樣收個爐,要收得乾乾淨淨不留痕跡」而被控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

上午主要由控辯雙方盤問控方兩位警方證人,內容圍繞由2月1日深夜約11時拘捕當刻直至押送被告到上水警署,及2月2日押送至位於大埔的新界北總區警察總部期間,曾否被警方使用暴力或言語威迫、誘使或引導被告於不自願的情況下簽署文件及作錄影會面紀錄。兩位警方證人均不同意或否認所有有關提問,但對於控辯雙方問及兩人與被告有何實質對話時,兩人均以「冇印象」及「唔記得」作回應。

中午休庭後續審,被告選擇就「特別事項」出庭作供,但不會就「一般事項」作供。(編按:「一般事項」是指與案情有關的事項;「特別事項」於此案是指警方與被告錄取口供及錄影會面紀錄的過程。)

被告陳述於2015年2月1日晚上,自己與友人鄭康佑(編按:鄭原被控遊蕩和企圖縱火罪兩罪,於3月17日被撤銷所有控罪)在上水石湖墟巷仔街影相,方便日後重來認路之用,離開時被警員14262梁文應叫停,並帶至海禧廣場門口搜身,在他身上搜出手提電話、火機、一對手套、粉筆、貼紙等物品。被告指其後被梁詢問在上址做什麼,並如實告之只是影相。警員要求展示手機內相片,李稱當自己表現合作並向梁展示,但遭梁搶去手機並阻止他接聽當刻來電,繼而擅自查閱手機內的應用程式及內容,打開手機Whatsapp群組,看到有人傳來訊息:「燒烤係好事,但收爐要收得乾乾淨淨。」亦有語音訊息內容提及「燒烤」、「切磋武藝」、「暴徒」、「畫畫」、「痕跡」等字眼,質問他此等字眼是否暗語,原意為何。李當時回答「燒烤就係燒烤」、「畫畫就係畫畫」,就是字面意思。

被告繼續講述之後梁用手大力推向其胸口,將他推撞至商場鐵閘,並近距離面對面大聲威嚇他:「你玩鳩我?」令他即時感到驚慌。其後梁將他押送至上水警署,於會面室內梁問:「你係咪要企到咁硬?」並取出一份文件放於檯面,繼而掟筆及咆哮:「快啲簽!快啲簽!」李繼續保持沈默。梁聲量轉細地說:「你好乖乖地,如果唔係加多你一條charge!」雙方僵持一會後梁離開會面室。及後另一便裝警員進入會面室,指住房間角落說:「呢度冇cam,你睇撚住!」又質問為何令剛才的警員咁勞氣,再而質詢他是否有黑社會背景,李即場否認。「前排上水垃圾站大火係咪你做嘅?」,被告否認。「你唔認垃圾站大火係你做,咁你黎呢度做咩?」被告回應:「我來影相,方便以後識得來。」警員回應:「好老老實實交代整件事,否則唔洗旨意離開。」李作供時表示當時已清楚向警員交代但未被接納:「我已經老實交代咗,你唔信我都冇計。」根據李庭上作供,警員多次嘗試令李認罪及暗示燒垃圾桶屬小事,早日認罪就可早點回家:

「你而家講啲呢都冇用,上到庭個官信唔信你都成問題。」
「你唔認垃圾站大火係你做,咁你今日黎係咪諗住燒野?」
「你係咪諗住黎燒垃圾桶果啲?如果你認燒垃圾桶,咁樣make sense好多。」
「如果你認燒垃圾桶只係好少事,罰果幾百蚊就可以返屋企。」

(編按:燒垃圾桶屬刑事罪行,根據香港法例《刑事罪行條例》60條《摧毀或損壞財產》,「用火摧毀或損壞財產而犯本條所訂罪行者,須被控以縱火。 」而根據63條《 罪行的懲處》:「任何人犯第60條所訂的縱火的罪行或第60(2)條所訂的罪行(不論是否屬縱火),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終身監禁。 」)

被告憶述梁文應其後回到會面室與便衣警員商討一會後,再一次將一疊文件給被告簽署,而被告誤以為簽署後即可回家,便在未曾仔細閱讀的情況下簽署。被告向梁要求看醫生,因為於同日2月1日在大埔被警察用警棍打崩門牙,導致牙痛及流牙血,梁聲稱會為被告安排,但結果沒有。

及後於2月2日早上高級督察楊森邦(現為總督察)及警員6190林毅生等將被告由上水警署押送至新界北總區警察總部,期間林毅生曾向被告表示:「嗱!我地都對你好好呀!陣間合作下呀。」於七人車上坐在被告左邊的總督察楊森邦向被告表示:「我都好憎水貨客,係咪去完大埔街站後過來上水?我都好憎李偲嫣,李偲嫣一直帶咗好多麻煩畀我地。你係咪諗住黎燒垃圾桶?陣間會有個哥哥幫你綵排,你合作啲,就可以快啲返屋企,咁你都唔洗咁麻煩!」李點頭,但「覺得好驚」,因家人不知道他常參與遊行示威。

最後被告講述林於向其提供午膳時表示需要綵排一下錄影會面的程序,及後一邊綵排一邊吃飯期間,用筆在紙上畫下圓圈及文字,以mind map方式寫下他想被告作供的方向及答案。惟被告當時並未意會綵排期間談及的內容,正是及後錄影會面時所問及的問題。

辯方完成被告就特別事項的盤問後,控方質疑被告為何當日或往後數日都未曾向警察投訴課投訴自己曾被打、威嚇等事情,被告向法官直言警察投訴課都是警察,而且於去年佔領金鐘期間曾健超被施以酷刑的案件至今仍不了了之,認為若在警署內作出投訴只會被打得更重更傷,因為警察打人已經不是什麼大新聞。

辯方於結案陳詞時提出被告的錄影會面證供是在威嚇及誘導之下在不自願的情況進行,希望裁判官考慮將之定為不能呈堂的證供,即使接納其為呈堂證供,亦要考慮錄影會面內容有很多「可能」、「或者」、「諗下」、「講下笑」等不確定性用語,而判定錄影會面是否被告的真實想法。辯方尚未完成結案陳詞便因時間關係而須休庭,案件押後至明日續審。

本案將於9月9日星期三上午9時半續審,控辯雙方將繼續結案陳詞。案中被告在2月被捕後被還柙長達五星期,至3月11日到高等法院申請擔保候審,說明表面證供並非如最初的控罪「企圖縱火罪」般嚴重,獲准保釋候審。被告繼續以現有擔保條件保釋候審,包括五千元現金擔保、交出所有旅遊證件,限制離境不得離開香港、每星期二、四、六、日到警署報到,及禁足到上水及屯門區。

文:特約法庭記者滿仔,白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