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水企圖縱火案】官判被告自願作供 辯方指警供有矛盾

Cover_0909-01

本年2月上水企圖縱火案,當時18歲(現19歲)的李自強被控《管有物品意圖摧壞或損壞財產》,今天(9月9日)早上於粉嶺裁判法院續審,由黃士翔裁判官審理,辯方代表律師繼續陳詞。案情指於本年2月1日晚上,有警員於上水新康街海禧廣場對開看到被告李自強手中有火光出現,搜查時於發現其背包內有粉筆,而手機短訊中提及「燒烤係好事,但要諗吓點樣收個爐,要收得乾乾淨淨不留痕跡」而被控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

裁判官黃士翔於開庭時,先回應辯方律師於上庭提出的觀點,認為並無任何合理原因,亦無合理疑點證明被告所簽署的文件及錄影會面紀錄,是在不自願的情況下簽署及錄取的,故法庭判定錄影會面等是自願錄取的,不會使用酌情權去拒絕其成為呈堂證供。

辯方代表律師繼續陳詞時表示,被告不會就一般事項(即案情)答辯,辯方亦不會傳召證人,而被告過往並無任何刑事定罪紀錄,結案陳詞會著重從行為及企圖兩方面協助裁判官思考。

就行為方面,警員14262梁文應在證供中指出自己在30米外看見被告手上有火光,辯方認為是被告手上正使用的手機屏幕光,希望裁判官即使未能接納其說法,亦必須考慮30米並非短距離,警員在夜間遠距離情況下不可能看得清楚。而控方第二證人警員11039的記事簿中,亦無紀錄在現場看見任何火光。

辯方又指在控方未使用證物中,即兩間水貨店(順成及同心)的閉路電視錄影片段中,均未有顯示任何火光,畫面中只有零星途人經過,完全沒有證據顯示火光持續了多久。警員梁文應在證供中說明被告的火機是在背囊中搜出,但控方第二證人警員11039指火機在被告右前褲袋中,兩名警員的證供有矛盾。

就意圖方面,於錄影會面中被告毫不確定地說:「我『曾經諗過』『會唔會』做一啲比較激烈嘅行為,『例如』話燒下水貨店附近嘅垃圾桶,『可能』會令佢地知道有人反對佢地。」、「做暴徒都係『講下笑』啫!」。

辯方指出「曾經諗過」、「會唔會」、「可能」、「例如」、「講下笑」等是不確定性用語,而「戲稱」在錄影會面中出現兩次,「可能」更出現至少三次,不是有條件的意圖(conditional intend)。意圖必須有一個肯定性,法律上不能就模糊不清、非堅實的意圖下裁定一個人有罪,刑事案件定罪必須要有一個嚴格的標準。

辯方亦指出被告手機中的Whatsapp群組名稱為「勇武超渡香港建國武僧群」,是類近武俠小說中才出現的名稱,文雅點來說是胡扯,俗語即「吹水」,故不能以一群組人的「吹水」內容去判定被告的意圖。

辯方認為基於公義、公平原則,控方就被告「一啲想法」作出檢控,對被告根本並不公道,警方亦未曾就被告於錄影會面中的不肯定說法再追問下去,例如再問被告「如果見到垃圾桶,你係咪就會燒?」。辯方結案陳詞隨之完畢,控方則不就此案作結案陳詞。

黃士翔裁判官表示需要就此案裁決作出更詳細考慮,將案件押後至9月22日下午兩點半作裁決,被告繼續以原有保釋條件擔保候審。(編按:即五千元現金擔保、交出所有旅遊證件,限制離境不得離開香港、每星期二、四、六、日到警署報到,及禁足到上水及屯門區)裁判官並再三提醒被告必須準時出席,因今晨被告再次遲到而被罰扣保釋金五百元正。

文:特約法庭記者滿仔,白影

相關報導:
【「我都好憎李偲嫣」警疑威逼利誘認罪】http://wp.me/p5YkFQ-3aX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