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水企圖縱火案】官稱警供可信沒迫供 19歲男圖縱火罪成

Cover_0923-01

本年二月上水企圖縱火案,當時十八歲(現十九歲)的李自強被控《管有物品意圖摧壞或損壞財產》,昨日(九月二十三日)早上於粉嶺裁判法院裁定罪成,黃士翔裁判官將判刑押後至十月六日,以待索取其感化及社會服務令報告,期間獲准保釋。案情指於本年二月一日晚上,有警員於上水新康街海禧廣場對開看到被告李自強手中有火光出現,搜查時於發現其背包內有粉筆,而手機短訊中提及「燒烤係好事,但要諗吓點樣收個爐,要收得乾乾淨淨不留痕跡」,而被控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罪。

裁判官黃士翔指警方在調查期間是以客觀方式調查,而辯方於結案陳詞時指控方第四及第五證人供詞不一致,裁判官參考過兩人供詞,認為不存在矛盾,故認為控方傳召的五名警員均是誠實可靠的證人,接納有關證供。

被告早前於庭上稱是受到警員威逼利誘下才招認控罪,裁判官指警員讓被告簽署文件前有給予時間被告閱讀,故不認為被告是在不自願情況下簽署,裁判官亦稱反覆看過被告的錄影會面紀錄後,看不出會面是在綵排後作出,認為被告是在自願情況下作補錄警誡及錄影會面,而且控方證人證供與錄影會面內容相符,故將警誡及錄影列入正式證供,並指被告證供不合理,故不會接受被告供詞。

裁判官認為控方各證人均未有威迫利誘被告作供,故裁定所有證供及錄影會面為自願招認。至於辯方指錄影會面中的不確定性用語,裁判官認為被告有談及使用火機意圖是一種招認,並且不認為此招認的比重是輕微,故不會行使酌情權去拒絕錄影會面為招認證供。

裁判官指,在被告身上搜出打火機,是合乎控罪中「管有物品」元素。「燒烤」並不是由被告提出,即使有亦不等於被告會跟隨,而粉筆、標語等物品為示威之用,不等於有意圖燒毀垃圾桶。

但由於被告不是吸煙者,故身上搜出的打火機,有合理懷疑是另有用途,再配合被告於錄影會面時的招認,是有意圖去燒垃圾桶。此控罪是針對準備犯罪時的意圖,不需要是即時的意圖,若是有條件或有需要時使用「管有物品」去「摧壞或損壞財產」,便足以證明有此意圖。

被告曾提出「燒垃圾桶」是提出反對聲音的一種方式,並有計劃在情況許可的環境下行動,雖然未執行但有機會實行,是有意圖去摧壞或損壞屬於他人的財產,合乎控罪中「意圖摧壞或損壞財產」元素,故裁定被告罪名成立。

辯方表示被告有中五教育程度,與家人同住南區公屋,南區是仍未被水貨問題滋擾的地區,而案發地點是在水貨問題猖獗的北區。案發當日下午被告先是參與在大埔的集會示威,亦是與反水貨有關,被告不是因為自身私利或個人報復,是因為政治因素或個人理念的意願而希望發聲,出發點是為公共事務著想。

辯方又表示縱然罪成,但本案不是一宗企圖縱火罪,是類似刑事毀壞案件的程度,距離「燒垃圾桶」這個行為尚有一大段距離,有一定時間及實際上的差距,而事實上被告亦未有對任何財物造成損壞。

辯方續指被告二月一日被捕,三月才成功在高等法院獲得保釋,前後總共監禁三十八日,期間跨越農曆新年,對於之前無刑事罪行定罪紀錄的被告來說,上庭受審及罪成留有案底,已是一大教訓,望裁判官從輕發落。

裁判官表示要先索取被告的感化報告及社會服務令服告,將案件押後至十月六日下午二時半判刑,被告繼續以現有條件保釋外出。(編按:包括五千元現金擔保、交出所有旅遊證件,限制離境不得離開香港、每星期二、四、六、日到警署報到,及禁足到上水及屯門區。)

文:特約法庭記者滿仔,白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