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需換肺少女勞美蘭今午病逝 香港每百萬僅六人死後捐器官

1007-01-01

患上肺血壓高急需換肺續命的19歲中菲混血兒勞美蘭今午於在瑪麗醫院病逝,她早前隨學校到浙江交流,突然出現呼吸困難並曾於當地入院,上月初被送返港,診斷為嚴重肺高血壓,上周四獲安排輪候換雙肺,唯情況轉差,轉入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留醫,至今午病逝。

勞美蘭於8月31日隨學校到內地參加交流團,原定到上海、杭州及蘇州進行交流並於9月5日返港。9月2日在杭州病發,留醫杭州的浙江大學邵逸夫醫院,更曾短暫昏迷,輾轉於上月9日回港就醫,被診斷為原發性肺血壓高,其後更出現器官衰竭。美蘭上月返港後,被送到將軍澳醫院,因嚴重肺高血壓,血液內氧氣不足,情況急轉直下。到9月16日轉到葛量洪醫院時已呈半昏迷狀態,並需緊急使用人工肺,及進行肺部放鬆血管手術,情況一度穩定但病情反覆。至9月24日通過器官移植測試後,於肺移植輪候冊上排首位。9月26日入住瑪麗後轉院後3至4小時內,右邊肺突然爆血管,情況急轉直下,血壓非常不穩,經醫護人員通宵搶救後,情況稍稍為穩定,但急需換O血型雙肺續命,惟病發至今近1個月,一直未有好消息,醫生一直以人工心肺和強心針為她吊命,早前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亦呼籲市民捐贈,可惜最終未找到適合的屍肺進行移植。勞今早情況再度轉壞,身體情況已經無法再支持肺臟移植,勞爸爸慨嘆愛女換肺的黃金時間已過。

最終等不及有心人捐贈,年僅19歲的勞美蘭今日下午於瑪麗醫院離世,其後勞父在醫院向傳媒表示多謝大家關心,太太目前非常傷心,而他的心情複雜未能以言語表達:「唔知點講好…」又稱要與家人商討愛女的身後事。勞美蘭的主診醫生,瑪麗醫院心胸外科部門主管區永谷向傳媒表示,醫護人員都對美蘭離世感到很難過。他指美蘭過去兩天情況轉差,血壓大跌,雖然院方已用人工肺儀器支援她生命,亦已盡最大努力去救治,可惜最終仍未能為她進行移植。他形容美蘭離逝時沒太大痛苦,是平靜地離開人世。

據悉美蘭一家五口的中菲家庭,父親是中國籍香港人而母親是菲籍香港人,有三兄妹,哥哥24歲,妹妹僅4歲,家人關係融洽,facebook上亦有不少美蘭與家人四處遊玩的合照。她曾就讀香海正覺蓮社佛教正覺中學並為籃球隊成員,生前於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柴灣分校就讀酒店服務及餐飲高級文憑二年級,而同學口中美蘭為人樂觀亦樂於助人。

RIP

美蘭的病逝教人惋惜,亦再次起引死後捐贈器官的討論。於華人社會中,死後留全屍是根深柢固的傳統思想,鼓勵港人死後捐贈從來不易。國際器官捐贈與移植登記組織去年曾收集全球62個地方的數據,指本港每100萬人之中,僅有6.1名死後捐贈器官者,排在較後的44名,高於日本、馬來西亞等,但遠低於西班牙、美國等歐美地方,亦落後於南韓等國家。

香港現行的做法,市民若想死後捐贈器官,生前可簽署捐贈卡表達意願,但死者家屬有權提出反對而中止器官捐贈,換句話說在任何情況下,器官移植都必先要徵得直系家屬的同意後才會進行。不少死者親屬不願讓死者遺體有所損毀,亦有調查報告顯示有遺屬因為不知道死者的捐贈意願而不願貿然作出捐贈的決定。有見及此,當局及不少團體都呼籲市民於生前除了簽署器官捐贈卡,亦需要向家人清楚交代身後捐贈器官的決定,而家人應尊重當事人的意願。

香港簽署器官捐贈卡為「主動登記」的「opt-in」,而歐美一些國家如西班牙及比利時等國,則實施「預設默許」(opt-out)制度,即生前沒反對就當作默許捐贈。「預設默許」的好處,固然是可提升捐贈人數,本來不反對器官捐贈但沒有簽署捐贈卡者,自動就會被納入捐贈者名單。世界衞生組織亦曾指「預設默許」實屬有效,實行「opt-out」的地方相較「opt-in」的地方,器官捐贈率高出約25至30%。

「預設默許」亦帶來爭議,不反對就當默許,令人擔心會出現大量「非自願」捐贈個案。有意於本年底12月推行「預設默許」的英國威爾斯政府強調於「預設默許」下,家屬仍有重要角色,如若家人知道死者生前不願意而反對捐贈,仍可阻止。「預設默許」成為不少地方推升器官捐贈的招數,而威爾斯容許家人有最終否決權,但如在「死留全屍」的傳統思想植根的華人社會,如香港實施可能殊不容易。

提倡器官捐贈從來不易,要在香港推行「預設默許」相信不易,除了當中的默許帶來的「非自願」爭議不易解決,更要推翻華人社會的傳統禁忌。但面對活生生正在等候器官捐贈的病患者,還需要出多少個勞美蘭的悲劇,香港整體社會才可達到共識推行全面的「預設默許」?又有多少個官員及議員膽敢觸碰這個華人禁忌?

文:白影

圖為勞美蘭父親向傳媒提供的相片,是美蘭在杭州病發後入住杭州的浙江大學邵逸夫醫院的情況。

#TMHK20151007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