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壓力草有壓力 大球場草地問題未解決

Cover_1008-01

世界盃外圍賽「港中大戰」將於下月十七日舉行,未能於香港主場「香港大球場」上演,不少球迷表示失望。有指康文署今日(八日)正式通知足總,無法確保大球場可在欖球賽後一星期多內及時復原以舉行世界級足球賽事,經協商後足總決定在旺角大球場舉行該場賽事。香港大球場的草地問題又再次引起廣泛討論,而有關問題原來自大球場一九九四年三月啟用後一直引人詬病。

香港大球場(英文:Hong Kong Stadium;香港人俗稱為「埔頭」或者簡稱為「大球場」)前身為政府大球場(英文:Government Stadium),於一九五五年啟用,並於一九九四年三月重建完成及啟用,可以容納四萬名觀眾,是全港現時最大的戶外多用途康體場地,多項大型國際賽事,如一九五六年亞洲盃足球賽、一九九五年皇朝盃、二零零九年東亞運動會足球比賽決賽及七人欖球比賽、巴克萊英超亞洲盃及每年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亦在此處舉行。

香港大球場前身的政府大球場歷史悠久,只有部分看台設有上蓋,座位及設備明顯不足,直至九十年代當時的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提出重建政府大球場的計劃,希望令到香港擁有符合世界水平的運動場地。重建計劃於一九九一年首季開始,耗資十億港元,其中八億由馬會資助。香港大球場於一九九四年重新啟用,並由馬會聘請英資溫布萊公司營運。直至一九九八年,當時的臨時市政府局收回大球場的管理權,並重鋪大球場的草地。及至二零零零年,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成立並接管大球場的管理工作。

然而多年來大球場的草地質素一直引人詬病,九四年三月重開大球場,同年四月南華對聖保羅賽事已經有部份場地凹凸不平,引致一位聖保羅球員受傷;同年五月東方對森多利亞,草地更加嚴重泥濘不堪。大球場草地問題到一九九七年七月仍無改善,更曾引發官司。一九九八年臨時市政局提早六年中止溫布萊公司的管理合約,並入稟高等法院索償,其一指控是溫布萊公司未有好好保養草地。判案書指出大球場的草地選用了名為nelton的設計,表面種植百慕達草,下面有一百五十毫米的沙混合膠網的篩沙層,其後是一百二十五毫米的純沙層,再來是七十五毫米的砂礫層,最下方為排水管。當時法官判政府敗訴,認為大球場重建倉促,設計不足以應付大雨,是草地質素差的先天性原因而非溫布箂公司的管理問題。結果政府因為提早中止合約,需向溫布箂公司賠償二千一百多萬元。

二零一三年七月多支英超球隊來港作賽,但香港大球場草地光禿禿,暴露了香港大球場草地嚴重問題,大雨下變成爛地。當時更有外地傳媒報道直指場地的惡劣環境使曼城和熱刺球員在比賽中受傷,新特蘭領隊迪迪肯尼奧更形容大球場是球員殺手「killer pitch」;美國《ESPN》指香港大球場如「水上運動中心」;英國《每日郵報》稱球場如沙坑及泥沼,彷如回到七十年代。爛地情況令作為東道主的香港十分尷尬,淪為國際球壇笑柄,更有網民「惡搞」,將大球場變耕地(大農場),拖牛耕田,揶揄這個被視為香港最高水準的足球場。

民政事務局其後提交檢討報告(註),指出大球場草地自一九九八年重鋪後已呈老化,又指大球場長期日照不足影響草地的生長是「先天不足」、夏季持續傾盆大雨令比賽時草地迅速變成泥濘等、隨老化而有大量的有機物質日積月累地積聚,令草地表層去水能力減弱,降低了草地的耐用性及適應惡劣天氣的能力。政府昔日認為是溫布萊公司管理問題,但於政府自己接手管理後則認為是「先天不足」的環境問題。

其後康文署於同年八月底成立專家小組,經過兩次會議及實地視察後,專家指出問題是由一系列不利因素同時發生而導致,這些因素主要包括草地本身的狀況不理想、持續惡劣的天氣、球賽的密集編排,以及大球場對大型賽事期間發生緊急事故的應變欠妥善。專家又指去水情況欠佳,應重建草地和排水系統,政府終決定全面重建大球場草地,並宣布十二項大球場草地補救措施,預計工程費用不會多於一億元。大球場今年四月已展開工程,現時進入草地培植穩定期,當局指排水系統經改善後,早前連續數天大雨亦沒有出現水浸問題。

如今管理大球場的康文署指新草地在舉行約五十場欖球賽事後將受到一定程度損耗,根據現時草地生長情況及經諮詢草地專家的意見後,向足總表示無法確保大球場可在欖球賽後一星期多內及時復原以舉行世界級足球賽事。大球場自一九九四年啟用以來花費數以億計的草地,於五十場欖球賽事後就不能再應付足球比賽,市民不禁要問:究竟問題關鍵到底是在於管理問題、「先天不足」的環境問題、還是香港大球場不宜舉行如此密集的大型賽事,而需要再建造多個大型場地呢?

註:2013年立法會CB(2)203/13-14(05)號文件
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 香港大球場草地的管理及保養
http://www.legco.gov.hk/yr13-14/chinese/panels/ha/papers/ha1108cb2-203-5-c.pdf

文:白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