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滋擾警司朱經緯13次 稱貪玩被判守行為18個月

Cover_1014_Police-01

報稱任職私人助理的被告徐禮諾被控兩項不斷打電話罪(Making persistent telephone calls),今早於荃灣裁判法院由詹俊祺暫委裁判官審理,控方提出以簽保守行為並不提證供起訴,徐被判以守行為18個月。

已退休警司朱經緯被指於去年佔領期間以警棍毆打途人,並引起很大迴響。有人於高登討論區公開朱的聯絡方法,並號召網民致電,向朱直接「表達意見」,徐指「一時貪玩」而多次致電,對朱經緯造成滋擾,而同案的另外兩名被告於較早前已承認控罪,被判感化一年。

開庭時控方提出以簽保守行為方式處理,案情指徐禮諾於去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至十二月一日期間,以手提電話致電朱經緯的住宅固網電話四次及手提電話九次,令他造成煩擾。辯方同意案情,控方不提證供起訴,獲裁判官接納並撤銷其控罪,故朱經緯亦無須出庭作供。

最後徐獲准以一千五百元現金簽保守行為十八個月,期間不得侵犯他人私隱,或做出騷擾他人的行為。裁判官亦按控方要求充公被告的手提電話及智能卡,另須繳付訟費八百元正。

案件編號:TWCC1424/2015

【延伸閱讀】

在裁判法院有一種獨特的命令叫「簽保(binding over)」,俗稱「守行為」,這是裁判官特有的權力。

簽保有兩種不同的情況,第一種是被告人被判罪後裁判官判他簽保,即他要承諾在一段指定時間內行為良好,不生事端,若他在簽保期間犯事,便得向法院繳交他簽保時所承諾的款項,這又稱「有條件釋放(conditional discharge)」,被告人是會有刑事紀錄的。

另一類簽保是在判罪前控辯雙方達成協議,被告人同意控方所指的案情,並願意簽保守行為,且為裁判官接受,控方然後決定不提證供起訴(offer no evidence),裁判官因而撤銷控罪。這樣被告人是沒有刑事紀錄的,簽保所須承諾的保金金額及守行為的時間,則由裁判官決定。

——《香港法概論》p58
文:特約記者滿仔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