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屯門社區關注組」 召集人回應近日事件

Cover_1024-01

原屬「屯門社區關注組」成員的區議會屯門富泰選區候選人何偉祥,日前被網民揭發曾於二零一三年行政長官梁振英出席天水圍地區論壇時與在場示威者衝突,何追打示威者的相片被廣傳。網上不斷有聲稱消息人士「放料」,指何有黑社會背景,收取報酬追撃示威者,曾滲透學民等,更懷疑「屯門社區關注組」並非他們自稱的「傘兵」,直指他們是「偽傘兵」。記者是日訪問了他原屬的「屯門社區關注組」,由該組織的召集人韓禮賢講述事件始末。

記:近日外界對你們的一位前成員有不少的抨擊,指何偉祥是藍絲並於二零一三年收錢打人,此事令不少人關注你們的組織,我們的讀者亦想了解多一點你們的政治立場,可以簡介一下你們嗎?

韓:我們自去年的雨傘後便成立,目的是聚集一班關心屯門事務的朋友,一直就區內的民生議題,如水貨客問題及小販發牌等做些地區工作,如一週一行推出後做了街頭問卷,了解區內市民對有關政策成效的意見,亦曾以觀察角色留意在區內發生的「光復行動」,而我們都不斷在區內視察水貨活動。我們也設置街站,就不同議題向市民作宣傳工作,亦呼籲市民登記做選民。

我個人有兩宗司法覆核,一宗是有關國際十字路會,是有關樹木保護的,當中有最少五十年樹年齡的古樹面臨被砍伐;另一宗是青山公路青山灣道路擴展公程,沒有做好環評下,當局就批准工程。

記:一直關注地區工作,為何會有出選的決定?

韓:原本我們其實沒想過參選,但眼見屯門區當時有十多位建制派人士將很可能自動當選,故此在組織會議內開會討論後,決定「臨時拉伕」派人出選。我們眼看有人以「民意授權」自居下以權謀私,屯門將有不少項目,包括一些大型基建,作為真正關心本身社區的人,我們有責任站出來,踢走那些保皇黨,去監察項目,防止浪費公帑及私相授受的情況出現,保障市民的利益。

我們原本派出四名,現在是三名,全也是追擊原本很可能自動當選的建制派人士,希望給選民多一個選擇。

記:為何會派出何偉祥?他是如何加入組織?當中的角色又是如何?

韓:實不相暪,我跟何偉祥是小學同學,但其實於小學畢業後已少有聯絡。我們於雨傘時再遇,大家開始有談論香港政制發展及民生議題,我們的交流算是一班熱心時事的年青人聚在一起。之後於本年二月曾在一事地區事務上合作,但沒有實質參與組織內務及行動。直到就近選舉期,大約於九月中,了解到屯門區內過去有不少自動當選的情況,我們積極考慮及籌備選舉工作時,我需要召集更多人士幫手時,就再跟他聯絡。而他亦很快就有很活躍及主動的表現,到最後當決定派人參選時,他亦主動表示願意出來參選,故此變成了組織派出的四名人士之一。

記:你提及你跟何偉祥是小學同學,亦都於雨傘時有交流,到最後更變成你們組織派出的候選人之一,當中的相處時間非短。就他近日的一些負面報導及流言,你其實知不知情?

韓:如果你指是一三年的事,我們整個組織都真的不知道,那件事是一件令人很難以置信的事,他一直亦無跟我們提過,在決定參選時也沒向我們申報過。而他曾是學民成員的身份,我們當時是知道的,但並沒有深究他在那段時間的事,亦不清楚他離開的原因。

記:那你們沒有問他離開學民的原因?

韓:我當時是抱著「英雄莫問出處」的心態,對他個人在學民時的參與及離開原因,我並沒有問太多⋯

記者插問:但作為用你們組織名義出選的候選人,對於他的背景審查及他過去做過的事,參與及離開政治組織的原因,你們選擇「英雄莫問出處」?亦都間接造成今日的局面,你們對此有何回應?

韓:這明顯地是我們組織,特別是身為發起人的我的責任。在人手召集上把關不力,亦都體現了我們是相當不成熟,在此我需想對於一直支持我們及我身邊的組員,很誠懇地表示歉意,說聲「對不起」。今次是對我及我們組織一次很慘痛的經驗。

記:「慘痛的經驗」,那你們有否就此事「痛定思痛」?

韓:我們在招募上及組織架構上作出調整,如招募上會加多一點背景審查,及加入觀察期,會先作一些淺度的合作,慢慢加多了解及認識後才決定是否批准加入為成員,以擔任更重要的工作及角色。

記:你們早前已發了聲明指何偉祥會退出組織及退選,但現在何對外宣稱會繼續參選,這又是甚麼的一回事?

韓:我們當時的討論其實很迅速,我們都清楚何偉祥當時亦感到很大的外界壓力,而他亦主動提出退出組織的所有職務。我們在一眾選項中,最終認為何偉祥退出組織及退選是最合適的做法,亦是當時我們跟何偉祥的共識,所以才有那段聲明。但之後他對外指會繼續參選,當中是甚麼令他改變想法,我們真的不清楚。

記:就現在他會繼續參選,你們有否跟他接觸以了解他會用甚麼身份出選,因在報名時是用了你們組織名義。

韓:仍在了解中,我們亦嘗試跟選舉辦事處了解當中的細節,但於法律上,我們曾簽署一些文件,授權他使用組織名義。但我們可以很堅決表示不歡迎他再使用「屯門社區關注組」的名義做任何事,包括任何選舉有關的事,如如法律下他必須使用報名時的組織,我們亦只可以無可奈可地接受。

記:其實整件事,大家都對何偉祥的背景及為人都想了解多點,現在網上有很多他的消息,當中難分真偽,你們曾相處過一段時間,可否多說有關他的事給我們知道?

韓:其實很多高登巴打絲打公開既資料,他們起底的圖文及資料已很詳盡,都比我們知道的多及更加深入⋯

記者插問:你意思是你們相處那麼久,都不是很深入了解何偉祥嗎?那跟他平日的相處,他是個如何的人?

韓:是的,我必須承認我對他並不是很了解。在日常交往中,在追求民主的大前提下,大家是基本一致的,現在反思過來,會發現他其實是一個沒有清晰立場的人,當我們討論一些議題時,他大多只是表示同意,但很少聽到他主動提出意見及論點。有次當我們討論選舉策略上,我們有意追擊其中一名候選人的工聯會背景,指出三非問題上的處理失當,但他當時認為三非亦有基本人權而表示不太同意,但在我們討論過去,又表示同意我們的觀點及選舉策略。

而在日常相處上,他有時比較直率,以命令式的語氣跟人溝通,人際上未夠圓滑。他亦比較不成熟,如他在有意參選後,仍在自己Facebook上重推他於立法會中「講粗口」的片段,我們認為在選舉工程進行中,他有關的舉動有點不成熟的表現。

記:此事有否影響你們組織的選舉工作?那你們現在有何部署?

韓:現在很多批評及意見,不止於網上,在主流傳媒亦有廣泛報導,對我們組織及選情的確有一定影響。但我們深信是為市民發聲,亦會堅持自己的信念,我們認為於網上打「口水戰」是無意義的,我們將以行動來證明自己,去消除外界的疑慮。現時將專注選舉工作,在緊拙的資源下,多點與街坊有深度的交流,以理解他們的需要,同時對他們宣傳多一點區內值得他們留意的民生議題,而非單單開街站叫口號就離開。

記:那屯門區現有的最值得大家關注民生議題是甚麼?

韓:大家首先一定感受到的是水貨客的問題,之後是屯門公園的大媽噪音問題,當中更可能涉及到色情事業。而屯門將有很多基建項目,如西繞道、近龍鼓灘的物流站、工廠區的改建等都值得大家關注。而我是山景選區的,區內有些社區問題,如近日有社區組織被阻止探訪獨居長者,這些社區問題亦是我想解決的問題。


記者:白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