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經濟達人楊衛隆 大談港中經濟

Cover_1204-01

香港經濟問題近幾個月引起熱議,無論是來港旅客人數增長放緩、本地零售業步入寒冬、樓價持續高企,還是早前發生的退租潮等等,都成為不少傳媒及經濟學家的焦點。適逢「民間經濟學家」楊衛隆應財經移動出版社之邀來港舉行新書推介會,本台特作專訪,一探楊衛隆先生對於本港及大國間宏觀經濟的看法。

楊氏著有《次按風暴》、《螂型鶴勢》等書,並為NOW 節目《隆中對》主持。楊氏認為本港經濟在未來十年,很有可能步日本後塵再次遇上通縮情況,而引發通縮問題的導火線正正是發展畸型的樓市。以香港現時的樓價水平,早已經與居民收入及負擔能力脫鈎,不成正比,故此楊氏指樓價在未來必定下跌,而今次樓市著陸,剛好遇著中國及香港經濟走下坡,以及美國聯儲局有意於12月開始踏上加息步伐,在雙重夾擊之下,便可能種下通縮的禍根。

說到這裡,楊氏不禁扼腕而嘆,認為香港政府應該早於2012年實行樓市軟著陸措施,當時美國經濟仍然處於復甦階段,而且繼續執行量化寬鬆政策,為市場注入流動性,其時港府要令樓市著陸,比起如今景況來得更加容易。對於港府錯失樓市著陸的最好時機,楊氏也流露出對於本港未來經濟發展的憂慮,指出樓市泡沫爆破而引發的通縮風險,實在不得不防,港府亦應重視這個問題,以免走上日本「迷失廿五年」的不歸路。他續指,萬一香港遇上通縮的話實屬「死症」,因為受制於聯繫匯率制度,限制了香港採取放鬆銀根來應對的空間,充其量只能夠壓抑信貸危機的發生。記者問及港府有何應對之策,楊氏指可以開徵消費稅以擴闊稅基,「1%、3%、5%、8%、10%,相對歐洲地區高達20%消費稅已經算俾面」。楊氏續預測消費稅過後,香港亦有可能重新加稅,以擴大政府收入去累積儲備。

隨著港中兩地更緊密融合發展,其經濟體系在某程度上已經掛鈎,所以中國經濟的未來走向對香港而言亦是息息相關。本台記者亦有問及對於中國經濟的看法,可是楊氏則稱難以評估,因為中國沒有真實明確的數據,所以不能以普通經濟數據作預測,只能夠從其他已發展國家如美國、日本等過去的經濟數據作比對,從而判斷中國經濟的情況。

與此同時楊氏亦指出,若要透徹了解中國經濟,必需同時深入了解日本經濟,因為兩者「著埋同一條褲」,同樣依靠出口來拉動國內經濟發展。然而,國際間的貿易其實與零和遊戲無異,一國出口增加,必定需要靠另一國同時增加入口,反之亦然,所以當中日兩國同時靠出口支撐經濟的話,從本質上必然構成競爭。楊氏認為全世界對於工業產品的需求其實不多,如果美國有心扶助日本經濟,對於中國出口的工業產品需求必然減少,反之亦然。

基於日本生產力越來越低,經濟越來越差,日圓持續展現弱勢,但弱日圓政策方能使日本繼續依賴出口作為經濟支柱,這也間接危害到中國經濟的增長。根據楊氏的分析,當1美元兌150日圓的話,中國經濟便會處於臨界點;如果日圓繼續貶值,達至1美元兌200日圓的水平時,中國經濟就幾乎到達全盤崩潰的狀態,所以中國經濟發展在近年每況愈下,歸根究柢,與日圓大幅貶值實在不無關係,甚至是造成中國增長放緩的主因。

IMGL1121

當然中國也不會坐視不理,所以在面對「保七」的壓力下,中國不得不從另一方面著手,希望仿傚美國的發展模式,透過吸引外資來解決當下的燃眉之急。在楊氏的眼中,中國逼切地要將自身經濟與全球其他經濟體系掛鈎,形成「命運共同體」。觀乎中國這兩年的政策,如滬港通、亞投行,甚至仍在籌備中的深港通、滬倫通等等,都是引進外資進入中國的渠道。楊氏指單憑滬港通開通之後,滬股通的使用額度明顯比港股通要高,反映資金單方向流入中國,形成「南水北調」的形勢,已經是中國引資的最好例證。

除此之外,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經常提到的「一帶一路」(One Belt One Road,縮寫為OBOR),亦屬於國家戰略層面的重要發展方針,故記者亦順勢邀請楊氏分享一下其獨到的見解。「一帶一路簡直係笑話,位處一帶的國家個個都窮,經濟一潭死水,又點能夠反過來振興中國經濟?」誠然,處於「一帶」的國家,好像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及烏茲別克等都是較小的經濟體系,似乎對於中國經濟的刺激作用有限,無怪楊氏直指「一帶」是「死路一條」。

可是,位於「一路」的大多是東南亞國家,同時遍及中東、北非及歐洲部分國家,又會否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出路呢?楊氏對此同樣提出質疑,「搞海路貿易需要基建及硬件方面配合,例如擁有貨物吞吐量大的碼頭,而且需要有良好管理及營運,香港及新加坡在這方面做得非常成功。」他續指「近期發生的天津港大爆炸事件,已經看到中國硬件上根本未能配合,現時的海路設施不足以發展大規模的海路貿易。」所以楊氏亦不諱言所謂的「一帶一路」戰略,說穿了還是吸引外資的名目,希望「有盲毛送盲錢」。

至於美國大力推動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Strategic Economic Partnership,簡稱為TPP),無論在地域上、政治上抑或經濟上,都希望可以圍堵中國。面對這場以中美為首的國際博奕,記者便追問楊氏到底這項措施又會否打破中國有意吸引外資的如意算盤?楊氏直指這是「不道德交易」,是一個「局」,藉此逼令中國放棄部分主權,以及極度保護本土企業的政策。譬如當觸及知識產權問題時,由於中國採取強硬的壁壘措施,外資根本難以控告中國企業,所以對於外資企業而言,這是無可解決的問題。既然中國致力擴大市場,以此消化過剩產能及減緩失業問題,同時又希望在國際舞台上擁有更大的話語權及影響力,所以外資便看準這點,並且以此作為與中國談判的交易條件。中國願意放棄這些問題的主權後,無疑對於中外雙方的商貿發展均有好處,而且TPP涉及的範圍不限於知識產權,更牽涉環境保護、勞工法例及保障等,務求令中國在各方面均符合國際標準。面對這些苛刻的條款,楊氏表示「中國最終一定會作出讓步,因為已經再無選擇」,即使中國也相應提出了「上海自貿區」等概念,但是在拯救中國經濟方面來說,似乎仍然未夠成熟,與一眾貿易大國抗衡。

最後記者詢問楊衛隆先生對香港年青人有何建議?楊氏稱不熟悉香港情況不宜妄下評論,但直言在通縮陰影下,年青人宜以自己的工作為第一優先,保住飯碗,通縮到來時自有較強的防守力。

IMGL1139

記者:股領袖、正弘

攝影:白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