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偲嫣撐警遊行被追數 錢債糾紛不絕被指私吞

Cover_0215-01

 

撐警大聯盟昨日下午三時發起「撐警反暴愛香港大遊行」,支持警方於年初一的旺角衝突中嚴正執法,並要求當局拘捕及嚴懲參與人士。參與團體包括香港旅遊促進會、香港導遊總工會、接待訪港旅客巴士聯會、香港入境團旅行社協會、香港警察佐級協會創建人暨退役同僚聯會等,遊行至旺角西洋菜街為最高峰時約有三四百人,大會聲稱有二千人參與,而遊行人士包括退休警員。遊行期間爆發內訌,有最少四名聲稱「撐警」的遊行人士表示被李騙財並要求還錢,李沒直面回應並由支持者護航與相關人士互相指罵及肢體碰撞,需由現場警方介入及分隔。

自稱「正義聯盟」成員及愛國人士彭春娥一度與李偲嫣的支持者爭執,稱遭李的好姊妹騙去二十萬元,更曾被《蘋果日報》報導,並非抹黑,她表示報警五次均未獲受理,更直斥李前後騙財過百萬。李偲嫣的支持者則「爆粗」和罵對方「臭八婆」、「死肥婆」等還擊,情況一度混亂而需由警員分隔。

photo_2016-02-15_00-41-01

據悉彭春娥是前愛港之聲成員,多次出席支持梁振英及政府等活動,她自稱愛國、支持香港政府及警察,故參與是次遊行,她於現場要求記者多拍攝愛國的人,但不要拍攝李等人,以免助長她歛財。彭表示「有人揸住話『我撐警察』,但你知唔知佢周圍呃人錢呀,爭咗成過百萬呀」並強調這非金錢糾紛,而是有人自稱「愛國」而要人捐錢,但最終中飽私囊。彭更指有人自稱女神但實際是神棍:「我唔想香港市民受騙,因為有人當自己係女神一樣喎,其實係假架,佢唔係女神呀,係女神.棍」,李偲嫣則嗌咪指對方並非「撐警」人士,出現只是為了騷擾和破壞活動。

李偲嫣等人其後又於在旺角西洋菜南街集會時被另一自稱「撐警」的中年女子追擊,指被李偲嫣騙去十萬元:「佢入黎元朗,我畀咗十萬蚊佢撐警,佢就同人講我冇畀,畀咗佢佢同人講話冇畀,佢吞,佢私吞!」斥責李是「騙子」及「無賴」,其後有李偲嫣支持者一度與她對罵,反指她是「二五」及「醜唔醜」,更暗示對方是別有用心及有其把柄,反問她是否要在此公開。該名女子於記者包圍下曾一度表示要求開記招將李偲嫣的罪證公開,雙方最後需要由警方分隔和勸阻。除了兩名女士外,亦有男子高呼「還錢呀!李偲嫣!」,更有一名自稱「正義聯盟黨」黨員的的男子表示李之前以「江湖告急」問他們借下百萬,稱只要數星期就會歸還,但至今仍未償還:「百幾萬呀,自己友都呃嘅,你話死唔死呀?」

「正義聯盟」副主席斥借錢唔還

早前正義聯盟黨副主席蔡克健於社交平台Facebook中發表公開信,指主席李偲嫣欠苦主同核心黨友「血汗錢」遲遲未還,直斥李「多行不義必自斃」。公開信於一月三十日發表,信中蔡克健表示對李偲嫣極之失望,指組織成立的目標是為了香港的「不正義」而發聲,不畏強權及惡勢力,不少支持者願意借出「血汗錢」,但李卻遲遲未還錢,更直指李偲嫣私吞有關款項,更四處造謠抺黑借錢及出力的一眾苦主。蔡克健形容李偲嫣「不知悔改」又指李最終會上得山多終遇虎:「多行不義必自斃」,身為組織副主席但已被踢出群組的他更揚言會爭取應有公義。

錢債糾紛連連終破產 管理費電話費亦欠交

李偲嫣欠債傳聞已非新聞,李偲嫣於一九九一至一九九三年先後曾涉及四宗民事索償案,當中兩宗分別涉及四十二萬五千元及二十萬元,最終在一九九三年五月被申請破產,一九九四年一月被法院頒下破產令。一九九八年,她又被一間名為浩得投資的公司入稟追討十萬零四千元租金和四千六百八十元差餉。至一九九九年李偲嫣再被億煒發展公司追討六萬三千元管理費。一九九九年四月,法院解除了李偲嫣的破產令,但之後她依舊被捲入多宗錢債糾紛中。二零零三年被萬眾電話(現時的中國移動香港)追討電話費;二零零三及零四年分別被業主入稟收回住宅及商業單位;二零零六年再被寶寶布藝追討已出售貨物;二零零二年及二零一二年被入稟追討支票不能兌現。李偲嫣經營的香港新力量傳播,有員工投訴屢次被拖糧。二零一四年六月,曾在有線電視主持《怪談》節目的主持人趙嘉寶聯同多名人士,代表合共十二人向勞工處勞資關係科求助,向「「正義聯盟」」召集人李偲嫣追討欠薪,涉款約兩萬元。

photo_2016-02-15_00-44-16

攝:實習記者 Jason Leung
文:白影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