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台仰保釋條件嚴苛 案件押至三月再審

 

23FEB2015-KowloonCity-Court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上週日於天水圍天晴邨被警方拘捕,並於昨日到黃的將軍澳住所進一步調查,黃現被控告一項暴動罪,是日下午二時半於九龍城裁判法院一號法庭提堂。黃由警車押送下午一時半左右到達法院。

本台記者下午二時半左右於九龍城裁判法院外所見,有約三十名記者已到場守候,同為組織發言人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梁天琦及熱血公民成員「四眼哥哥」鄭錦滿亦有到場旁聽,梁向本台記者指「兄弟上庭,一定要蒞」,又認為政權是不惜一切以撲滅反抗既力量,才會這樣大量拘捕示威者。法院外一直有十多名警員戒備。

助理刑事檢控專員黎嘉誼開庭前表示現時只會控以暴動罪,調查仍在進行。有記者追問會否之後加控,黎表示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又稱控方將以嚴謹的態度,會審視所有證據才會有決定。

約有六十名市民及三十名記者於一號法庭旁聽,總裁判官李慶年於下午二時五十七分開庭,主控官首先申請押後四星期審理案件,並指由於黃台仰有機會棄保潛逃,反對其保釋。裁判官向控方查問案情嚴重程度時控方指出控罪嚴重,而且可被判以最高十年監禁之重刑,加上控方認為黃在旺角衝突發生後至被捕前前一直匿藏,警方需時尋找他,同時亦於天水圍單位內找到其他涉嫌違禁物品。

代表辯方的資深大律師祁志(Nigel Kat)即時提出反對,指現有控罪與黃被捕時身處單位及屋內物件無關。裁判官向主控官查詢匿藏詳情,主控官稱懷疑黃匿藏,又指黃於拘捕過程中曾反抗,此外單位內找到可以自製胡椒噴劑及催淚煙的材料,亦透露警方於單位內找到製作指引紙本,因此有理由相信黃有機會製作違禁品。

祁志續指主控官以《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9G條包括棄保潛逃、有相當可能對司法制度作出一定程度干擾及有重犯風險的第一項理由反對保釋。他反駁指並無確實理據指黃會潛逃,指出警方於旺角衝突後並無公開尋找或通緝黃,而警員五次到訪黃於將軍澳的單位,找不到其蹤影即收隊,亦無向黃母查問黃之行蹤。

此外主控官以黃被捕時身處單位及搜出的物品為由反對保釋,祁反駁指天水圍單位屬另一名張姓被告的叔叔持有,而兩者均並非黃所擁有,黃亦沒見過單位內收藏之物品,而且從單位內搜出物品與現有控罪無關,物品亦很容易購得,警方並未說明該等物品用途及所犯法例。

祁補充指黃從二零一四年開始是一名有實際工作的自由工作者,願意繳付保釋金,而黃在本週日新界東立法會補選投票日前根本不可能有「大動作」,若如控方所講棄保潛逃只會影響選情,直稱「佢唔會傻到咁做」,加上沒有刑事案底的黃願意付十萬元現金及請母親為自己作額外十萬元現金人事擔保。

李聽取辯方論述後向控方提問為何提出反對法庭讓黃保釋,與其他旺角衝突中被告不同之決定。控方首先指有理由相信黃不止是參與者而是領導角色,加上認為黃於衝突後之被捕前的行為屬於「匿藏」,而且單位內搜出物品不排除其後會加控其他罪名;辯方反駁認為現在決定案情嚴重性仍言之尚早,並指黃願意接受法庭嚴格的保釋條件。

李聽取控辯雙方論述後總結,指例如在身上搜到違禁品等有直接證據的案件,法庭容易知道案情強度。李考慮過黃並無刑事定罪紀錄,而控辯雙方對法庭提出嚴苛既保釋條件亦無太大分歧,現准許黃以港幣十萬元現金及其母親港幣十萬元現金人事擔保、除了公共交通工具轉乘外不得踏足指定旺角範圍、每週三次於到住所附近警署報到、巡守凌晨零時至早上六時的宵禁令及四十八小時內從警方取回並向法庭交出旅遊證件、若更改住址需在二十四小時通知警方,案件押後至三月二十二日早上九時半於九龍城裁判法院一號法庭續審。

黃母陳女士於裁判官總結後到證人欄宣誓,並承諾將遵守作為人事擔保人包括若保釋者失蹤需盡快通知法院或警方,及若人事擔保人放棄擔保法庭有機會撤銷保釋者的保釋令等條件,其後約下午四時休庭。

黃台仰於下午五時三十分左右獲釋離開法院,被四十中外名記者包圍並向黃作提問,他在另一名組織發言人梁天琦、熱血公民成員「四眼哥哥」鄭錦滿及數名支持者協助之下登上的士,期間曾發生輕微混亂。支持者要求記者讓路,由於記者寸步不讓,一度場面混亂,需警方介入及擾攘數分鐘後的士方能離去。

「四眼哥哥」鄭錦滿於庭後向傳媒指審判期間,最多有七名警員包圍黃身邊把守,直指「殺人犯都無咁多」。

同於上週日在天水圍被捕的另一名二十八歲張姓男子是日較早時間獲准保釋候查,三月下旬需向警方報到。


採:白影,Kevin Li,特約記者 武媚娘
文:白影,Isa Lau,Kevin Li

#TMHK20160223

參與是次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的七名候選人包括:

劉志成(報稱無政治聯繫)
黃成智(新思維)
周浩鼎(民建聯)
梁思豪(報稱獨立)
方國珊(報稱獨立無黨派)
梁天琦(本土民主前線)
楊岳橋(公民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