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食梗係食雲吞麵

TM news 3

筆者上週所寫的《股票綁架了股民》一文,想不到迴響竟會是如此之大,更有讀者希望筆者能夠寫一寫林建岳。本來筆者也在猶豫,到底可以以甚麼入題,誰知林建岳近日接受傳媒訪問時,以雲吞麵作為比喻,再次狠批《十年》於金像獎勇奪最佳電影一事。當筆者看到這則新聞,實在不禁啞然失笑,可笑之處,在於這個比喻不但顯出林建岳的無知,反智的邏輯思維,以及其狹窄的胸襟,可謂自暴其短。

林建岳是已故商人林百欣的次子,算是生於大富大貴之家,自然不識民間疾苦,卻自以為出手必高人一等,所以才弄出未睇過《十年》就肆無忌憚出言狠批,想來林建岳一生之中只食珍饈百味,未曾嘗過一碗正宗地道的雲吞麵,於是又想出這個不倫不類的比喻。

在林建岳眼中,《十年》的導演因為缺乏經驗,難以勝過其他資深導演,這就好比一個天真無邪的稚童,在學校上美術課的畫,難以比梵高優越的道理一樣。筆者先不去評論這樣硬生生的比較是否有欠公允,但筆者建議林建岳趁公餘時間,可看看達文西學畫畫的過程。話說達文西十四歲時曾跟隨名畫家維洛及歐學畫畫,但維洛及歐只叫達文西不停重覆畫雞蛋,奠定達文西紮實的根基,其後達文西更成為了文藝復興時期的名畫家,創作了如《蒙羅麗莎》、《最後的晚餐》等名作。筆者只想藉此帶出一點,如果維洛及歐認為達文西尚且年輕,根本不能與自己的畫作相比,及後又怎能成就出這位舉世知名的畫家?同樣地林建岳又何需對幾位初出茅廬的導演惡言相向?長江後浪推前浪,今日的新晉導演,又焉知十年後會否成為他人眼中的資深導演?更何況林建岳作為香港電影國際電影節協會董事局成員以及香港電影商協會主席,理應不遺餘力推動電影業發展,多提攜後輩,才是對電影業作出重大貢獻。如今只涉及電影題材敏感,便以高高在上的身份斥責《十年》獲獎屬於電影業界的不幸,試問成何體統?長遠又怎能推動創意工業發展?

再者林建岳作為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應該致力宣傳香港特色及文化,令香港成為國際知名的旅遊城市。可是這位旅發局主席,卻無視了雲吞麵這種傳統風味,更以此作為比喻去冷嘲熱諷,等同於詆毀雲吞麵背後的獨特飲食文化。筆者不去引述米芝蓮中曾經獲獎的雲吞麵店,單計旅發局本身,在其官方網站上亦向遊客推廣介紹雲吞麵,而且在其主辦的香港美食之最比賽中,有部分餐廳亦曾獲至高榮譽金獎,得以證明普通至一碗雲吞麵,一樣可以登上大雅之堂。更重要的是這些資料無疑等同於狠狠地摑了林建岳一記耳光,試問一個容不下雲吞麵的人,又怎配做旅發局主席?

正所謂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係食神。若然無心的話,即使將一整盤家族生意交在你手,一樣可以輸清光,而林建岳的確有這方面的往績。追溯至一九九七年的樓市高峰,當時林建岳以約六十九億元的天價收購中環富麗華酒店,及後因亞洲金融風暴,令麗新發展(488)負上超過一百億元的債務,不但令公司成為香港虧損最高的上市公司,更差點落得一鋪清袋的下場(加了這段才可變成財經稿,哈哈!)。家族生意搞不好,更遑論推動電影業及旅遊業發展。林建岳不服《十年》獲獎,可是於筆者而言,林建岳擔任上述公職,筆者更加不服氣。

旅發局介紹雲吞麵:
http://www.discoverhongkong.com/tc/dine-drink/what-to-eat/local-flavours/noodles-and-congee.jsp

歡迎到我的專頁作進一步討論及交流:
「股領袖」專頁

(利益申報:於執筆時,筆者並沒持有上述股票,以上純屬個人意見,並不構成投資建議或勸誘。)

圖:資料圖片
文:股領袖

#TMHK20160420

%d 位部落客按了讚: